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文化 > 神话传说

80后作家《海怪简史》 讲述中国古代海怪故事

2016-05-10 10:02:46 来源: 中国海洋报 作者: 盛文强
摘要:对神秘动物的不倦研究与书写,以系统的方式来培植对神秘动物的想象,是神秘博物学的题中之义

   原标题:海怪史话

 

  海怪是冷僻题材,对神秘动物的不倦研究与书写,以系统的方式来培植对神秘动物的想象,是神秘博物学的题中之义。当年黄帝东巡至海,在东海之滨遇到怪兽白泽。白泽是传说中最为博学的瑞兽,它口吐人言,为黄帝讲述了天下鬼神精怪,共计一万一千五百二十种,并谈及各种怪物的习性及趋避之策,黄帝命人记录成册,这就是闻名遐迩的《白泽图》,是神秘博物学的渊薮,可惜后来失传。《白泽图》的繁复程度甚至远远超出了我们的承受能力,它的失传似乎也成为必然。孔子曾说《诗经》可使人“多识于草木鸟兽之名”。相形之下,孔子提供的是一种从生活常识出发的博物学诉求,更接近于农业文化心理,重实际而轻想象。现在,让我们把目光投向海洋。

  离奇的传闻

  公元2世纪,东晋博物学家郭璞在批注《山海经》时写道:“旷哉溟海,含怪藏珍。”他见山海经中所记载的海中大物比比皆是,就连一只大蟹,在海中也可生长为“千里蟹”,于是感慨海中珍怪之丰。

   

  如果说《山海经》所记局限于纸页,上古时代的怪兽过于虚无缥缈,那么沿海地区百姓能够亲身接触的鲸搁浅现象,则为海怪故事的生发提供了最为直接的契机。巨大身躯带来的震撼,令人目眩神驰,心旌摇曳,深深震撼着平庸的日常。蒲松龄在《聊斋志异》中便记载了莱州鲸搁浅的一段传闻:康熙初年,莱郡出大鱼,鸣号数日,其声如牛。既死,荷担割肉者一道相属。鱼大盈亩,翅尾皆具,独无目珠。眶深如井,水满之。割肉者误堕其中辄溺死。或云,海中贬大鱼则去其目,以目即夜光珠云。因为这条大鱼无眼珠,故被敷衍为海中龙宫遭贬的大鱼,它的眼睛是夜明珠云云。更为神奇的是,居然有人在大鱼眼眶的积水中溺死。龙宫水府的志怪模型早已在百姓心中设就,传奇故事遂盛。而鲸搁浅提供的见证,仿佛使我们目睹一种古老精神的式微,实足痛心。鲸之死也犹如希腊悲剧中的英雄之死,流溢出悲壮、崇高的美学特征。

  古老帝国对海外世界的主观想象,建立在一片空白的认知之上,掺杂了视洋人“非我族类”的偏见。在海怪的谱系中,来自殊方异域的海外来客占了不容忽视的比重,源流可上溯到《山海经》等古籍中的长臂国、长股国、穿胸国、讙头国、毛民国等。

  今天来看这些海怪,谐谑之外,更多的是警醒,告别鄙陋,增广见知。

  幽默的讽喻

  中国的海怪故事散落在典籍的角落,长久不为人注意。有一些濒海地区的民间传说被文人采摭,进入笔记、野史、方志等史料,其中多有讽喻故事。比如懒妇鱼的故事就颇为辛辣。其故事母本见于东汉杨孚的《异物志》:“昔有懒妇,织于机中,常睡,其姑以杼打之,恚死,今背上犹有杼文疮痕”。南朝任昉《述异记》继承了《异物志》的传统,对懒妇鱼又有了进一步阐释,从这两则故事里,可以拼凑出一个懒妇的形象:懒惰,不爱干活,即使死后仍然是好逸恶劳,懒惰的属性未曾因生命的终止而一并消亡。清代画家聂璜在《海错图谱》题跋中说,懒妇鱼所幻化的封豕“好食禾稻,以机杼织纫之器置田间则去,牙长六七寸,辄入海化为巨鱼,状如蛟螭而双乳垂腹”。只因她前世是懒妇,织布机及针线等物便成了驱逐懒妇鱼的神器。懒妇鱼懒得惊天动地,懒得不可救药,我们从这些故事中可以看出懒妇鱼所寄予的沉重的道德含量,同时又不乏民间叙事的幽默。

  与懒妇鱼相类的,还有海狗精。此则掌故见之于清末宗室溥心畬的一幅国画《海狗精》。以海怪入画,在国画中是较为罕见的例子。画中的海狗身穿红袍,衣纹飞动,头部仍有犬科的嘴鼻特征,双目小如黑豆,头上有茂密的卷发,脚着黑色的圆口布鞋。海狗精相貌之滑稽与衣着之雅逸极不相称,也正是这种不相称,为视觉带来了新异的经验,形成亦庄亦谐的视觉反讽。相较于用懒妇鱼讥讽懒惰,海狗精的讽喻指向的是附庸风雅、装腔作势之辈。

  欲望的狂想

  对海怪的想象,亦关乎欲望和恐惧。与欲望相关的,有海人鱼和螺女。在古典志怪中,海人鱼是四肢兼有的海中类人生物,林坤《诚斋杂记》载:“海人鱼状如人,眉目口鼻手足皆为美丽女子,无不惧足,皮肉白如玉,灌少酒便如桃花,发如马尾,长五六尺,临海鳏寡居多取养池沼。”这里出现的海人鱼,是一种与人几乎完全一样的生命体,几乎看不到鱼的特征,而且是“美丽女子”,所以沿海地区的单身渔民多抓来这种人鱼养在池沼里,以备不时之需。清代生物学家聂璜在《海错图》中也记了与之类似的“四肢俱全”的海人鱼:“人鱼其长如人,肉黑发黄,手足眉目口鼻皆具,阴阳亦与男女同,惟背有翅,红色,后有短尾及胼指与人稍异耳。”聂璜所记的海人鱼,有些细节还保留了海洋生物的蛛丝马迹,比如背后的翅(鳍),手指间的连蹼,这些细节,昭示着海人鱼来自海底世界。与之相似的,还有螺女,即民间故事中大名鼎鼎的“田螺姑娘”。故事雏形见于任昉的《述异记》:“晋安郡有一书生谢端,为性介洁,不染声色,尝于海岸观涛,得一大螺,大如一石米斛,割之,中有美女,曰:予天汉中白水素女,天帝矜卿纯正,令为君作妇。”可见,这里的螺是海螺,后来该故事由沿海传入内地,便演变为“田螺姑娘”。由螺中的白肉到美女的联想,正是濒海之民的欲望折射。与恐惧相关的,有鱼头怪和海和尚。海和尚掀翻船只,属于未知的破坏因素。鱼头怪俨然是海和尚的好搭档,善用剪刀,趁黑夜降临时潜入渔村破坏渔网。这些未知的破坏因素,关乎赖以维生的工具、靠海吃海的不安全感,时时困扰着渔人。

  ……海怪的故事还有很多,充满寓言色彩的形象足以耐人寻味。

  (作者系80后作家,著有《渔具列传》等)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