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经济 > 蓝色经济

天海防务裁定进入重整程序或现生机

2020-02-20 09:15:14 来源: 国际船舶网 作者:
摘要:时隔近一年,债权人对天海防务的重整申请终于被法院裁定受理。

  原标题:天海防务裁定进入重整程序或现生机

  时隔近一年,债权人对天海防务的重整申请终于被法院裁定受理。在三次“卖身”均告失败之后,对于连年亏损、资金紧张、多个银行账户均遭到冻结的天海防务而言,重整或许将给其带来一线生机,但一旦重整失败也将宣告破产。


  丧失清偿能力法院裁定受理天海防务重整

  2月18日,天海融合防务装备技术股份有限公司发布了关于法院裁定受理公司重整暨股票存在终止上市风险的提示性公告。

  公告称,天海防务于2020年2月14日收到上海市第三中级人民法院送达的《民事裁定书》,裁定受理债权人中国船舶重工集团公司第七〇四研究所对公司的重整申请。

  天海防务的公告显示,2016年11月25日,七〇四所与江苏大津绿色能源装备有限公司(大津绿色能源)签订了多功能海上施工平台电力推进包采购合同,价格为968万元。2017年6月15日,七〇四所、大津绿色能源与天海防务签署三方协议,约定由天海防务取代大津绿色能源成为采购合同的买方。七〇四所于2017年8月21日完成交货义务,但截至2019年3月18日,天海防务仅支付货款580.8万元,尚欠387.2万元。经七〇四所催讨,天海防务于2019年3月19日回函称“基于我司目前经营活动受诉讼、仲裁影响巨大,银行抽贷严重,资金非常困难,实无力按照贵所要求立即履行合同付款义务”。

  不久后,七〇四所在2019年3月以天海防务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且明显缺乏清偿能力为由,申请对天海防务进行重整,历时近一年时间法院裁定受理该重整申请。法院认为,天海防务对七〇四所申请其重整无异议,其账面资产虽大于负债,但因资金严重不足及财产不能变现,无法清偿到期债务且有明显丧失清偿能力的可能。

  根据天海防务公开披露财务报告及其所提交的资料,截至2019年9月30日,天海防务合并报表资产总额约为21.82亿元,负债总额约为15.03亿元,所有者权益合计为6.79亿元,但主要资产为对子公司的应收账款和长期股权投资,难以回收和变现。天海防务2020年1月23日发布的《2019年年度业绩预告》称,2018年度发生亏损18.78亿元,预计2019年度仍将亏损2.94亿元-2.99亿元。

  因无力清偿到期债务,天海防务已经涉及诉讼8件及仲裁1件,涉案金额本金合计7.76亿元。其中4件案件已进入执行程序,涉案金额本金4.31亿元,天海防务大部分经营性资产、银行账户及其子公司股权被查封或冻结,严重缺乏清偿能力。

  天海防务表示,法院已裁定公司进入重整程序,如果公司顺利实施重整并执行完毕重整计划,将有助于改善公司财务结构,化解债务危机,主营业务重新走上健康发展的轨道。若重整失败,公司将存在被宣告破产的风险。如果公司被宣告破产,根据规定,公司股票将面临被终止上市的风险。

  A股首家船舶科技类上市公司过去两年持续亏损

  据了解,天海防务的前身为上海佳豪船舶工程设计股份有限公司,成立于2001年10月29日,2009年在深圳证券交易所上市,是上海市第一家创业板上市公司,也是A股首家船舶科技类上市公司。

  但是,在2009年上市后,上海佳豪的业绩却并未出现明显增至,净利润在2009年至2013年大致呈下降趋势。为了提升业绩,2014年,上海佳豪开始转型,收购了上海沃金天然气利用公司,致力于构建水陆一体的天然气增值服务链。2016年,上海佳豪收购了金海运船用设备公司,涉足军工领域。同年5月,上海佳豪更名为天海融合防务装备技术股份有限公司。

  转型后的天海防务,借助收购标的的业绩贡献,在2016年业绩大幅飙升,净利润达到1.42亿元。2017年净利润达1.64亿元,登上历史顶点。然而,进入2018年后,天海防务净利润出人意料地闪崩。2018年,天海防务巨亏18.78亿元,几乎相当于此前9年净利润的总和,自2006年有记录以来的所有净利润之和不及这次亏损额的一半。

  天海防务表示,2018年,受国际环境及金融环境影响,天海防务的资金链持续紧张,各项业务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冲击,出现了业绩大幅下滑的局面,并导致上市公司计提了大额商誉减值准备以及与重大合同有关的资产减值准备。

  从造成亏损的原因来看,2018年的巨亏主要为计提商誉减值。2018年末,天海防务商誉余额较上年同期减少100%,对全资子公司金海运和沃金天然气的商誉计提大额减值准备,金海运计提11亿元,沃金天然气计提2.2亿元减值准备。另外,天海防务在2013年至2015年间曾签下的部分重大合同也在2018年因不同原因相继发生变数,计提资产减值准备超5亿。

  2019年,天海防务资金链紧张的状况未能扭转,接踵而至的债务诉讼和仲裁更是“雪上加霜”。2019年前三季度,天海防务实现营业收入约4.89亿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的净利润约为-7455万元,归属于上市公司股东扣除非经常性损益的净利润约为-6321.62万元。

  2020年1月22日,天海防务发布公告,预计2019年度业绩亏损2.94亿元-2.99亿元,与2018年相比亏损减少,但公司仍然处于亏损。其中,船海设计业务受公司资金及债务等影响,业务订单承接不足;防务装备及相关业务、清洁能源业务和EPC业务对预计无法收回的应收账款计提资产减值损失;EPC业务受财产保全诉讼等影响,银行授信额度冻结无法使用,导致无法开具保函,影响EPC业务的顺利进行及新订单的承接;金融环境、资金紧张等因素也影响到了清洁能源业务和EPC业务的经营业绩。

  三次“卖身”失败实控人股份及公司账户均遭冻结

  在巨额亏损、债务缠身的背景下,天海防务多次打算引入外部资金盘活公司经营。2018年,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刘楠在曾三次试图转让股权及实控权、筹划“脱身”。尽管“卖身价”从不低于4.81元/股降到3.5元/股,但均以失败告终。

  对于天海防务而言,屡败屡战并非励志之举,而是被逼无奈。2019年初,天海防务已经发布公告称,刘楠及佳船企业持有的所有天海防务股权全部遭遇多家申请人冻结及轮候冻结。这意味着,在冻结期间,上述股权不能进行转让、赠与等处分行为。

  除了实际控制人持有股份遭冻结,由于银行提前抽贷、合同纠纷、仲裁等原因,截至2020年2月11日,天海防务及其子公司总计16个账户也已经冻结。天海防务表示,司部分银行账户被冻结会对公司的正常运行、经营管理造成不利影响。

  其中,上海佳豪游艇发展有限公司的两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原因均为中国民生银行上海分行要求天海防务提前偿还1.5亿元本金及2019年一季度相关利息,公司无力及时偿付贷款本金。中国民生银行上海分行因而要求冻结相关银行账户,天海防务已于2019年3月25日支付了2019年一季度利息余额约121.8万元。

  上海佳豪船舶科技发展有限公司的六个银行账户被冻结涉及该公司与江苏海陆科技股份有限公司合同纠纷一案。江苏海陆科技发展有限公司于2019年3月22日向江苏省江阴市人民法院申请财产保全,请求对上海佳豪船舶科技发展冻结银行存款16万元或查封等值财产。

  此外,上海佳豪船舶科技发展还有两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原因是其与中海液化气船舶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发生

  劳务合同纠纷,上海佳豪船舶科技发展暂时无力支付欠款。该公司还有一个在上海农商银行新桥支行的一般账户,分别因为与无锡市明江保温材料有限公司的买卖合同纠纷一案、以及与王智明确认劳动关系纠纷一案,而遭到上海市闵行区人民法院、上海市松江区人民法院冻结。

  天海防务的两个账户被冻结原因为深圳市创东方长腾投资企业(有限合伙)就与公司仲裁案向上海市第一中级人民法院申请执行,要求公司给付2.80亿元,执行费34.77万元。

  同时,天海防务还有三个银行账户被冻结的原因为中国光大银行股份有限公司上海分行就与公司金融借款合同纠纷一案向上海市浦东新区人民法院申请执行,要求公司给付2018.19万元,执行费87581.9元。

  同时,自2018年下半年以来,天海防务的融资环境便已经恶化,2018年其筹资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1.609亿,经营活动产生的现金流量净额2014年至2018年一直为负数。

  在这样的重重困境下,资金链极为紧张的天海防务显然已经将重整视为“救命稻草”。专家分析,重整有利于为引入投资人扫除障碍,也有利于保住公司的业务和经营、以及中小股东的利益。不过,一旦重整失败,天海防务也将面临被宣告破产的风险。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