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能源 > 海洋油气

油价暴跌:沙特、俄罗斯、美国在打什么算盘?

2020-03-23 16:10:40 来源: 21世纪经济报道 作者: 綦宇
摘要:3月9日以来的一周,足以载入全球金融史的“黑色一星期”:多国股市狂泻触发熔断、包括黄金在内的多个贵金属品种溃不成军……

  原标题:油价暴跌背后:沙特、俄罗斯、美国,在打什么算盘?

  导读:由于沙特和俄罗斯爆发激烈的原油价格战,加之新冠肺炎在全球不断蔓延,3月9日WTI原油期货开盘下跌30%,单日跌幅为30年来最高,21君将为各位读者全面解读油价暴跌“黑色一星期”背后的一些复杂因素。

  3月9日以来的一周,足以载入全球金融史的“黑色一星期”:多国股市狂泻触发熔断、包括黄金在内的多个贵金属品种溃不成军……

  这一切的起点,始于9日凌晨:布伦特原油期货开盘下跌31%,主力合约跌至31.02美元/桶的三年低位;WTI原油期货开盘下跌30%,一路跌破30美元关口至27.35美元。单日跌幅为30年来最高,盘中跌幅为历史之最。

  尽管在随后的一周,油价逐步震荡回升,但布油和WTI的当周仍分别跌去25%和20%,创下2008年以来的新纪录。即便油价在3月13日出现了3%左右的回升,但仍然难改大势。

  这件事情的开端,看似是一场长达7小时的谈判,全球两大产油国在会上“反目成仇”。但在它的后面,是错综复杂的中东地缘政治,产油大国的进退攻守,以及美国挥之不去的魅影。

  流产的减产协议

  3月6日,欧佩克和非欧佩克部长级会议在维也纳举行,将决定是否深化减产150万桶/日直至今年6月,其中欧佩克国家承担100万桶/日,非欧佩克承担50万桶/日。

  图片来源:新华社

  会议之前,欧佩克表示新冠病毒对市场需求的影响巨大,导致目前国际市场原油供给过剩,进一步减产至今年第三季度是最好的选择。但最终的结果,却是俄罗斯拒绝减产协议,各国从4月份开始将不受限制地生产和销售原油。

  俄罗斯拒绝协议的逻辑相当简单:深化减产对于现状来说无济于事。

  自从今年新冠疫情持续发酵以来,全球原油需求的年度预期一降再降:欧佩克三月发布的月度运行报告中,将2020年全球原油需求增速预期大幅下调92万桶/日至6万桶/日,下调幅度接近90%。

  而在召开会议之前,沙俄双方实际上已经达成了初步的合作意向,那就是深化减产60万桶/日至今年6月份。

  今年3月1日,在俄罗斯总统普京与政府经济部门、央行及石油公司紧急会议上,俄能源部长称,正在评估此前和沙特提出的60万桶/日的减产协议,但是他得出结论,此次油价下跌是由于新冠病毒引发的需求大幅萎缩,即便供给侧减产对于现状来说也无济于事。

  但是,沙特却步步紧逼将原本协商的60万桶/日提升至100万桶/日,会议当天甚至提出了150万桶/日的提议,俄罗斯本就不高的减产积极性,在和沙特的谈判中被彻底磨光,导致了最终的减产流产。

  欧佩克衰减的控制力

  实际上,自从欧佩克成立近60年来,其最重要武器,就是通过增减产的方式控制原油市场:增产降低油价,打击新兴非欧佩克产油国和化石能源替代产业;减产提高油价,保护本国原油资源的同时保证财政收入。

  坐拥全球最廉价也是最丰富的石油资源,沙特领导下的欧佩克,在增减产的游戏里进退自如,无往不利。

  图片来源:新华社

  2014年,崛起的美国页岩油让沙特感受到了危机,于是掀起了一轮疯狂的增产活动以打击页岩油产业;这一行动也顺便打击了沙特在原油市场上最大的竞争对手——俄罗斯,卢布在当年彻底崩盘,俄罗斯进入了至暗时刻,迫使本就遭受制裁的俄罗斯加速了转向亚洲的战略,中俄之间长期以来难产的各项能源协议在此期间接连落实,双方关系进入了“蜜月期”。

  风头正劲的欧佩克没有想到,这次增产带来了难以承受的后果,本就处于供大于求的市场,国际油价从2014年高点150余美元/桶一路狂泻至2016年1月28美元/桶,所有产油国都蒙受了巨大的损失。

  2016年底,迫于财政和外交压力的沙特与俄罗斯握手言和,欧佩克和非欧佩克达成了170万桶/日的减产协议,揭开了本轮减产的序幕。从实施效果看,这毫无疑问是双方最为成功的一次合作,减产联盟也成为全球石油市场最重要的影响力量:国际油价在2017、2018、2019年的均价分别上涨至54.74、71.69和64.16美元/桶。

  但在国际油价的持续回暖中,沙特一直承担了最多的减产配额,是最大的牺牲者,可油价回升的最大受益者,却是得到了中国大规模原油进口支撑的俄罗斯,和肆意扩张页岩油产能的美国,此消彼长之下,沙特(欧佩克)与俄罗斯、美国之间的产量差距被抹平。

  在实力对比的变化之下,甚至欧佩克成员国之间也产生了不可弥合的矛盾,卡塔尔、厄瓜多尔接连退出这一组织;被美国制裁的伊朗、委内瑞拉屡屡与沙特在减产方面产生分歧,欧佩克对于国际原油市场,已经失去了往日的控制力。

  最终,三方势力的角逐过程中,没有俄罗斯参与的减产协议,也注定是无果而终。

  俄罗斯的如意算盘

  可以说,俄罗斯在这一轮会谈开始,就已经将自己立于不败之地。

  时间回溯至2014年,被沙特肆意增产而严重打击的俄罗斯,开始寻求与中国的合作,中俄之间的能源合作陡然加速:2014年开始一直到2018年,俄罗斯超越沙特,成为中国原油进口的第一大国。

  在抓住了中国这个连续数年原油进口量保持两位数增幅的大客户,再加上俄罗斯为了摆脱对石油依赖的各种努力,大力发展农业、机械制造等基础产业,让俄罗斯最终拥有了在原油市场上进退自如的底气。

  从结果来看,石油出口在俄罗斯经济中的占比,从2014年的70%大幅下降至2019年的50%,而欧佩克国家则均在80%以上。过去三年,俄罗斯对减产协议一直保持平均62%的执行率,名义上减产实际上增产,其能源出口量也从2016年的2.53亿吨增至2018年的2.68亿吨。

  这让俄罗斯拥有了更加充裕的财政盈余和外汇储备,当前可动用的国家财富基金高到1500亿美元,积累外汇储备更是高到5630亿美元,俄能源部长诺瓦克就表示,即便油价在25-30美元/桶,也能维持其宏观经济保持长期稳定。

  同时,和沙特相比,俄罗斯的处境也是好了不少,据国际货币基金组织(IMF)统计,2019年沙特的财政赤字为-476亿美元,为连续第六年出现财政赤字;俄罗斯财政盈余153亿美元,为第二年实现财政盈余;财政预算平衡油价仅为42美元/桶,比沙特整整低了40美元/桶。

  在这种情况下,俄罗斯和沙特的分道扬镳是必然的:在俄方的如意算盘里,保持50-60美元/桶的油价是其政策首选,即便需求因新冠疫情降低也没必要减产;就算出现了价格战这样的最坏情况,也有充分的资金和政策空间闪转腾挪。

  同时,在俄罗斯的谋划中,美国页岩油一直是一个需要打压的对象,摆出强硬的姿态退出减产协议引发价格战,还能借势打击美国页岩油,在未来可能的和沙特甚至美国的谈判中,增加自己的筹码。

  美国页岩油异军突起

  美国的页岩油气开采背景最早可追溯至上个世纪,随着水平井和压裂技术的不断成熟,自2010年开始页岩油气的开采进入规模化阶段,产量快速提升,直到2014年沙特掀起的增产运动。

  2014年至2016年,原油大幅下跌的背景下,页岩油的勘探开发一度跌至低谷;但随着2016年减产之后,国际油价不断攀升,背靠美国极其宽松的金融市场,靠着股市、债市和银行的“输血”,美国页岩油达到了超过1200万桶/日的历史生产水平;2020年,其页岩油的预期产量更是超过了1300万桶/日。

  美国在能源市场的角色转变,是在特朗普当选之后。

  2016年后,“美国能源独立战略”成为其能源政策上的重点。美国退出巴黎协定并彻底放开国内的石油生产,石油开采活动再也没有任何政策阻碍,大规模的热钱进入这一行业。

  但是,页岩油气的生产模式和常规油气田有较大区别。其产量的递减率非常高,也就意味着必须不断打井,才能获得产量的正增长,才能获得融资抑或偿还债务。

  同时,在这一行业中,占据绝大多数的并非油气巨头,而是大量的中小规模企业,企业实力和危机的抵御能力明显不足;爆发式的发展带来的不仅是规模的提升,还有天量的债务,仅未来三年到期的债务,就有1530亿美元之巨。

  据统计,美国主要的44家页岩油公司在过去三年中,很长一段时间内的现金流为负,再加上开采成本普遍在40-50美元/桶的情况下,30美元/桶的油价足以让一大批中小规模公司面临破产的困境。

  这让特朗普感受到了危机,捍卫美国石油和页岩产业对于他2020年竞选连任至关重要,因为石油行业是德克萨斯州的主要产业和雇主之一,而德克萨斯州是美国人口第二大州,在总统大选中对于特朗普连任的作用举足轻重。

  可以肯定的是,特朗普一定会采取一些行动保护页岩油产业,但究竟采取何种方式,将会达到哪些效果,依然是目前待解的疑云。

  沙特由守转攻

  从“兄终弟及”到“子承父业”,沙特改变的不仅是权力更迭上的秩序,这个在石油历史上举足轻重的大国正在重塑他们的强硬格局。

  长达三年的连续减产期间,沙特实际上采取的更多是防守策略:主动承担了更多的减产份额,三年期间的平均减产率高达146%,这导致市场份额拱手让给俄罗斯,还让美国页岩油得有了喘息之机。

  在沙特王子阿卜杜勒·阿齐兹担任石油部长后,他决定重新树立沙特在石油领域的权威。阿卜杜勒王子更注重公平地分担责任,强调各成员国要更严格地遵守减产协议。也是因此,在这次减产协议的会议过程中,咄咄逼人步步抬价向俄罗斯施加更大的压力,不再容忍后者在减产过程中,表面一套实际一套的虚假游戏。

  也因此,就在减产协议宣布流产后不到24个小时,沙特的国有石油公司沙特阿美就宣布了规模宏大的降价促销和产量扩张计划,大幅度削减其出口向亚太、欧洲和美国的原油价格,并承诺在4月份将产能扩张至1300万桶/日,再度冲击全球原油生产第一国。

  这背后代表着沙特在石油市场上采取的根本策略的转变,从“低产量*高价格”转向“高产量*低价格”;短时间推出降价和增产计划,并摆出强硬态度拒绝再度协商的姿态,也让外界很难相信减产协议的流产是一个“意外”,更像是沙特预谋已久的一场豪赌。

  而沙特参与这场赌局的底气,来自于丰富的储量和极低的开采成本。

  据沙特阿美招股说明书,2018年,公司平均开采成本和上游资本支出分别为2.8美元/桶、4.7美元/桶,两者之和也仅7.5美元/桶。这种优势是俄罗斯和美国不具备的,依据公开数据俄罗斯的石油开采全成本约25美元/桶,远高于沙特。

  沙特阿美招股书中也披露,截至2018年底,沙特阿美拥有资源储量为2569亿桶油当量;其中探明液体储量2268亿桶油当量。沙特阿美的现有富余产能已有230万桶/日,且根据其表态,其富余产能可提升至330万桶/日;而根据俄罗斯的表态,其富余产能仅有约50万桶/日,这也意味着一旦价格战正式开打,沙特能在短时间内向客户提供应有尽有的低价石油。

  沙特过去奉行的策略已经被证明是失败,新策略指导下的原油价格战能否让最终得以和解的关键,握在了沙特王储,穆罕默德·本·萨勒曼(小萨勒曼)的手中。

  小萨勒曼的“权游”

  小萨勒曼是现任沙特国王萨勒曼·本·阿卜杜勒阿齐兹的儿子,今年年仅35岁,2017年6月,老萨勒曼终结了沙特建国以来坚持的“兄终弟及”的继承制度,罢黜前任王储纳伊夫,改由“父死子继”,册封小萨勒曼为王储。

  在世人眼中,他的作风强硬,性格“冲动”且“任性”。

  上任伊始,他的雷霆手腕就震惊了世界:2017年11月4日,有11名王子,38名现任或前任沙特大臣被“请到”了沙特的一个五星级酒店,其中包括素有中东首富之称的阿勒瓦利德王子。这次行动波及数百名王室和沙特显贵,最后是“交钱走人”。

  今年3月6日,小萨勒曼动用皇家卫队以又以迅雷之势逮捕了其亲叔叔艾哈迈德亲王、堂兄弟纳伊夫亲王(前王储)、纳瓦夫亲王这三位王室权贵及其追随者,这被认为是为他的登基扫除障碍之举。

  经济方面,小萨勒曼于2017年推出了规模宏大的“2030愿景”计划,希望重塑沙特阿拉伯的经济体系,减少对石油产业的依赖,为沙特确立“阿拉伯与伊斯兰世界的心脏、全球性投资强国、亚欧非的枢纽”三大愿景目标。为了实现这一目标,沙特必须通过石油来获得大量的资金支持。

  “雷霆手腕”也从政治延伸到了石油:任命阿卜杜勒·阿齐兹王子担任石油部长,打破了沙特王室外成员担任石油部长的传统,也一改前任部长法利赫的风格,通过大幅削减价格抢占市场份额;一反常态对特朗普停止价格战的要求置若罔闻,并强硬表示和俄罗斯之间没有和解的可能。

  价格战的大棒挥向俄罗斯、美国甚至伊朗的同时,也伤害了包括自己在内的全部产油国。

  尽管自2016年以来,沙特大幅延长石油产业链、增加炼化、新能源等方面的投资,但是,严重依赖原油出口的基本面没有变化,国内财政赤字已连续六年,去年为-476亿美元;此外,沙特阿美上市筹划了三年之多,不仅没有在国外找到合适的上市地点,即便在本国发行之后,股价也是一路下跌,在这一周跌破了发行价。

  强硬的措施也让欧佩克内部,那些对石油出口依赖度高的中小国家叫苦不迭。尼日利亚能源部长无奈表示,价格战对本国原油出口伤害极大,3-4月70%的原油没有找到买家;伊拉克能源部人士则表示,在当前供大于求的状态下,增产只会导致油价步步走低,打击所有产油国,并严重伤害全球经济。

  但截至目前,没有任何迹象表明双方会在短时间内达成什么协议,围绕沙特、俄罗斯和美国三方的赌局,萨勒曼手中能够撬动另外两家的筹码,也只有价格战了。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