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金融 > 创投简报

欠款1.72亿!控股股东七成股份或遭卖

2020-03-19 16:54:05 来源: 华夏时报 作者: 李继远
摘要:“目前质押股份已触及平仓线。”在3月18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ST东海洋披露了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质押股份的相关情况。

  原标题:欠款1.72亿!控股股东七成股份或遭卖 ST东海洋实控人将变更?

  “目前质押股份已触及平仓线。”在3月18日回复深交所关注函中,ST东海洋披露了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质押股份的相关情况。

  在此之前的2月28日,ST东海洋发布业绩变脸公告,预计2019年公司亏损5.53亿元。原本ST东海洋曾在去年10月份在三季报中预计,2019年全年净利润预计盈利2000万至5000万之间。

  突然的业绩变脸也让公司股价接连三日大跌,股价连续走低不仅让ST东海洋控股股东的质押股份触及平仓线,这也意味着ST东海洋距离退市更进一步。

  《华夏时报》记者还注意到,作为ST东海洋的控股股东,东方海洋集团还拖欠长城资产山东分公司1.72亿元资金,而法院也已判决车轼、赵玉山等持有的东方海洋集团公司共计1492.39万元(占注册资本的74.62%)的股权可依法拍卖并进行优先受偿。

  “车轼持有东方海洋集团47.97%的股份,是公司的实际控制人,如果他的股份被拍卖,那么公司的实控人是存在变更可能的。”山东川佳律师事务所律师张宝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不过,对于长城资产山东分公司这笔债权推销情况,ST东海洋证券办人员则对本报记者表示“不清楚”。

  蹭热点为缓解控股股东质押风险?

  ST东海洋控股股东股份质押情况是在18日回复深交所的关注函中披露的。

  13日,深交所向ST东海洋发出了关注函,要求公司说明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的股份质押情况。

  ST东海洋回应称,经询问,公司控股股东、实际控制人及其一致行动人合计持有公司股票20806.78万股,其中质押股份19600万股,占其持有公司股份的比例为94.20%,占公司总股本的比例为25.91%。

  “目前质押股份已触及平仓线,公司控股股东正在积极与质权人沟通,将通过增加保证金或抵押物等多种方式积极化解平仓风险。”ST东海洋表示。

  “交易所的关注函里有很明显的逻辑,其实也是在质疑公司是不是通过新冠肺炎检测试剂的信息拉抬股价。”张宝清告诉《华夏时报》记者。

  值得注意的是,2月4日,ST东海洋大健康事业部在官网披露,旗下东方海洋(北京)医学研究院研发团队研制出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酶联免疫法),性能初步验证结果显示具备优异的灵敏度和特异性。

  3月9日,ST东海洋在深交所互动易平台回复投资者,上述试剂盒和新冠病毒抗体检测试剂盒(胶体金法)已进入临床试验阶段,尚未取得批文。

  发布上述消息后,ST东海洋在2月5日和2月10日股价分别涨停。

  “你公司通过‘互动易’平台披露相关信息的动机,是否存在利用‘互动易’平台迎合市场热点、影响公司股价的情形,是否存在违反信息公平披露的情形。”交易所的关注函对此提出质疑。

  ST东海洋在回复交易所关注函中否认了炒作股价的质疑,公司表示,公司在“互动易”平台回答投资者提问的内容属于公司大健康事业部日常研发动态,不属于公司应披露的重要事项,未达到信息披露标准。

  虽然自发布检测试剂盒的消息后,ST东海洋股价曾一度大涨,但是在2月28日披露亏损5.53亿元的变脸公告后,股价又接连下滑。自2月4日开始,ST东海洋股价曾摸高3.7元的位置,3月18日ST东海洋收盘跌停,报收2.6元每股。

  欠款1.72亿,控股股东七成多股份或遭拍卖

  “控股股东质押触及平仓线的案例很多,从目前情况看,东方海洋集团如果没有资金补仓的话,公司实控人是有变更风险的,这点也需要投资者注意。”张宝清认为。

  《华夏时报》记者查询还发现,东方海洋集团还拖欠长城资产山东分公司1.72亿元欠款。公开的一份判决文书显示,2017年9月26日,长城山东分公司与东方海洋集团公司及ST东海洋签订了一份《债权转让协议》,三方约定,ST东海洋将对东方海洋集团公司享有的18960万元股权转让款债权依法转让给长城山东分公司,转让价格为18000万元。

  同时约定,车轼、宋政华对东方海洋集团公司的债务承担连带还款责任,车轼、于深基、赵玉山以其共计享有的东方海洋集团公司74.62%的股权(计1492.39万元)为东方海洋集团公司和ST东海洋的全部债务提供质押担保,ST东海洋作为共同还款人对全部重组债务本金、利息及违约金承担还款责任。

  重组协议签订后,长城资产山东分公司于2017年10月9日向东方海洋科技公司支付债权受让款18000万元,开始履行重组协议。但东方海洋集团在偿还了1800万之后再未履行协议。

  这份披露于2019年9月份的裁定书显示,法院最终判决东方海洋集团、ST东海洋于10日内偿还长城山东分公司债务本金1.72亿元、利息301.2万元。

  此外,判决还显示长城山东分公司还有权以被告车轼、于深基、赵玉山质押的股权对判决第一项所确定的债务折价或者以拍卖、变卖该质押股权的价款优先受偿。

  值得注意的是,去年11月份,长城山东分公司就已经开始向外推介该份债权。

  “对车轼、于深基、赵玉山质押的东方海洋集团股权享有优先受偿权。车轼及其配偶承担连带清偿责任。”这份债权推介营销公告还透露,长城山东分公司还首封了东方海洋股份持有的烟台得沣海珍品有限公司13000万元股权、烟台山海食品有限公司5000万元股权。

  “这个债权还没有卖出去。”19日,负责推销此份债权的一名工作人员告诉本报记者,该笔债权还查封了ST东海洋旗下两家公司的股权,“这两个股权都没有对外质押。”

  不过,对于长城山东分公司对外推销公司债权的行为,ST东海洋证券办工作人员回应称“不清楚”。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