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军事 > 军事历史

从古代海战绘画看中国海洋战争

2016-03-26 15:20:40 来源: 深圳商报 作者:
摘要: 2014年,又逢甲午,120年前,中日之间的一场海战,改变了近代中国的命运。120年后的今天,对海洋问题的反思成为众多中国学人关注的话题。今年11月底,在深圳大学美术馆

    2014年,又逢甲午,120年前,中日之间的一场海战,改变了近代中国的命运。120年后的今天,对海洋问题的反思成为众多中国学人关注的话题。今年11月底,在深圳大学美术馆开幕的《风帆时代——古代海战绘画展》吸引了不少市民的目光,展览中展出的200余幅古代海战绘画,更是再现了古代海洋战争的宏大场景,带领观众回到那段沉重而屈辱的历史之中。

    随军画家

    通过绘画报道时事

    此次展览的众多古代海战绘画大多出自18、19世纪的英国人之手。在西方艺术史上,海洋绘画是非常重要的艺术题材。古人描绘和记录海战,除了绘制海战地图外,就是绘制海战纪实画。在没有摄影术的时代和摄影术发明了还没有广泛应用的时代,西方商船和战舰都会请画家参与远航。如,17世纪来华的荷兰船队就带有画家尼霍夫随航;1793年马戛尔尼率领的英国使团带有随团画家威廉·亚历山大;后来,清英、清法开战,西方舰队更是必备随军画家,以绘画的形式记录战事。这些绘画作品也是当年西方媒体极为重要的战事报道手段与风俗。

    1842年英国诞生了世界第一份以图画为主体的周刊《伦敦新闻画报》,不久,以图像为主体的报纸或报纸增刊在欧洲大地流行起来。如,1843年创立的法国《画报》,和后来的《世界画报》,这些画报无不以时事报道为主,《伦敦新闻画报》不仅开辟了“对华战争”专栏,还专门派遣查尔斯·沃格曼作为“本刊特派画家兼通讯员”来华观战。所以,一些“特派画家”也成了海战的亲历者。如,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国舰队攻打厦门时,随军画家格劳弗就曾跟海军陆战队一起登岸,并在英军攻克的炮台上挂起英国旗。正是这个原因,英国国家海事博物馆才将格劳弗的“英军攻打厦门系列纪实画”,当做重要的海战史料永久收藏,并向公众展示。

                           
                           英军1841年5月25日攻打广州。 在西方艺术史上,
                           海洋绘画是非常重要的艺术题材。古人描绘和记
                           录海战,除了绘制海战地图外,就是绘制海战纪
                           实画。在没有摄影术的时代和摄影术发明了还没
                           有广泛应用的时代,西方商船和战舰都会请画家
                           参与远航。
                            
                            1857年12月14日英军皮姆中尉带着14位手下乘巴
                            特勃号在广州城西的珠江岸登陆,试图搜集清军情
                            报,正要返回时被当地居民发现,双方发生战斗。

    海战绘画

    记录战争真实场景

    此次展览中的大部分海战绘画出自英国人之手。作为有着悠久航海历史的国家,英国的海洋画派发轫于查理二世复辟后于1672年从荷兰延聘Willem van de Velde父子之举。此前老Willem曾供职于荷兰政府,专为其创作舰船和海战的画作,他儿子也受过这方面的专门训练,因此他们被称为海洋画家。后来英王委派他们设计一系列挂毯样式,来纪念刚刚结束的Solebay海战。他们的画作颇受海军和名门望族的追捧,一时伦敦纸贵。后来他们在伦敦工作了30年,而其创作的主题也延伸到与海事有关的人物、海军军官和海洋风光。在其身后,在他们工作室中形成的流派、风格在18世纪和19世纪初一直被聚集于伦敦的英国海洋画家们奉为圭臬。英国著名画家约瑟夫·玛罗德·威廉·透纳创作的油画作品《托拉法加的海战》就是最著名的海战绘画之一。该油画以著名的特拉法尔加海战为题材,描绘了胜利号在海战中的场面。

    英国有保守传统的习惯,因此在照相机、摄影机出现后很长时间内,还有一些画家保持叼着烟斗,戴着贝雷帽,亲冒矢石,神态自若用画笔记录海战场景的绅士风度,这也使得我们今天得以在美术馆中通过这些油画、版画、水彩等不同艺术形式,了解当年的历史。

    此次展览中展出的作品都是和中国海洋战争有关的绘画作品,在中国,海战不属于古代中国的战争主流,又发生在大陆边缘,所以如今能看到最早的海战图画来自蒙元一朝,蒙元舰队攻打日本唯一存世的海战画卷即为日本人绘制的《蒙古袭来绘词》,它是记录中国古代跨海大战的最早绘画记录。

    中国大规模的海上主权之战是从清代开始的。大清先是打了20年的两次鸦片战争,而后,几乎每隔10年就有一场海上战争。从1840的庚子年到1900的庚子年,大清的海战,一打就是60年;从道光到咸丰,再到同治,再到光绪,四任皇帝,一个甲子里,清廷都是在海战的战火中度过;先是外国舰队入侵中国,后来发展为列强在中国海面为瓜分中国而战。此次展览的作品就是反映这些战争的绘画,通过这些海战画,可以看到第一次鸦片战争英国侵华风帆战舰面貌和舰队配置。此时,英国海军已经拥有由战列舰、巡航舰、轻巡航舰、武装汽船、运兵船、运输船……组成的分工明确、战术灵活的庞大海军。

    这些作品从世界各地不同的博物馆收集而来,有的来自海外,有的来自港澳,有的来自中国内地。当时西方的随军画家用画笔记录下了战争的瞬间。包括鸦片战争的现场、签订南京条约的场景,在绘画中都有表现。其中还包括不少战争的细节,比如随军画家司达特创作的《1842年5月18日英军进攻乍浦天尊庙图》描绘的是英军攻陷前沿阵地后,和清军遭遇的战事,其中画面上士兵抬着被清军打死的中校军官汤林森,表现了战争的惨烈与严酷。而随后的《1842年5月18日英军攻克乍浦图》则表现了英军攻克乍浦后,派水手在海面上搭救落水士兵的场景。

    海战图中管窥

    中国为何败在海上

    作为展览的策展人之一,海洋学者梁二平为了了解这段历史,多年来通过走访历史故地收集到大量资料,在今年出版的著作《败在海上》中,第一次以“败”的名义,系统地将这些图片公之于众。他发现,从明末清初西洋画家绘制的中国海景画来看,葡萄牙、荷兰和英国的船队,不远万里跑到中国,并不是奔着中国的“落后”而来,相反是仰慕中国的“先进”而来。如,荷兰东印度公司约翰尼霍夫1655年绘制的《荷兰使节船远眺广州城图》,表现的就是荷兰船队到大清,呈“朝贡”帖,寻求通商的情景;而顺治朝则以“荷兰国典籍所不载者”、“向不通贡贸易”为由,拒绝了荷兰的贸易请求。再如,绘制于1784年的《中国皇后号》,描绘的就是美国独立后向中国派出的第一艘战船改装的商船。为表达对中国皇室的尊重,此船特命名为“THE EMPRESS OF CHINA(中国皇后)”。在西方人眼里,此时的中国是先进与富裕的代表。英国历史学家乔治·赖特在1843年伦敦出版的《中国:那个古代帝国的风景、建筑和社会习俗》大型画册的《序言》中说“这个人口众多的国家……推动了人类文明发展的‘三大发明’:印刷、火药和指南针”(20世纪,李约瑟在此基础上总结出中国的“四大发明”),但古代中国从来不把“万里长城”和几大“发明”作为中华文明的象征,中国人对外宣传时只提丝绸、瓷器、茶叶。赖特还称中国是“3.6亿人口的强大帝国”。虽然,自马可·波罗来过大元以后,西方就称中国为“帝国”,但古代中国很少自称“帝国”,直到李鸿章在《辛丑条约》上签字时,才仿照列强自称“大清帝国钦差头等全权大臣李鸿章”。

    那么,大清帝国又为什么在后来的海战中一败再败呢?梁二平在《败在海上》这本书中,就通过海战图和海战画这一独特的视角,考察背后的历史,反思了中国为何在海战中连连失利。而今天,当我们通过这些生动、真切的海战画回到当年的海上战场,不能不感到历史的沉重。单以海战图而论,中国人绘制的多是海防图,外国人绘制的多是进攻路线图和割地占港图。从海战绘画作品中可以看到当时西方列强的军事装备,两次鸦片战争,间隔仅十几年,西方舰队的帆船,转眼换成了蒸汽铁甲舰。而此时的清廷,才刚刚意识到海洋的重要性,开始提出洋务运动。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