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海洋评论

推动我国海洋可持续发展的四大路径

2020-06-18 10:48:03 来源: 可持续发展经济导刊 作者: 王文涛
摘要:海洋影响着全人类共同居住的地球系统。据联合国网站披露,全球超过30亿人口的生计依赖于海洋和沿海生物。

  原标题:推动我国海洋可持续发展的四大路径|海洋是我们的未来

  海洋影响着全人类共同居住的地球系统。据联合国网站披露,全球超过30亿人口的生计依赖于海洋和沿海生物。然而,由于人类活动导致的过度捕捞、近海污染和海洋酸化等问题,海洋环境正不断恶化,对海洋生态功能的运转、海洋生物的多样性保护、海洋渔业的可持续发展均造成了一定的破坏。

  联合国秘书长安东尼奥·古特雷斯在2020年生物多样性国际日的致辞中指出,大自然正以整个人类历史上前所未有的速度退化,世界生态系统面临着前所未有的威胁。目前,地球上有逾百万种动植物面临着灭绝的风险,而90%以上的海洋鱼类种群亦在不断减少。

  海洋为人类的生存和发展提供了广阔的空间,保护海洋生物多样性对于海洋生态系统的维持至关重要。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中目标14“水下生物”明确提出要“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以促进可持续发展”,强调切实减少过度捕捞、近海污染和海洋酸化等问题,实现海洋的可持续发展。如何扭转海洋污染趋势、维护海洋健康、推动海洋可持续发展已成为当下国际社会不可回避的重要议题。

  海洋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

  海洋对于地球生命的生存至关重要。作为地球的呼吸系统,海洋自身吸收并存储了世界上约30%的二氧化碳,并通过浮游植物产生了地球生命所需氧气的50%以上;此外,海洋还调节了地球的气候和温度,使其适合不同形式生命体的生存。

  海洋对于全球经济的发展至关重要。例如,世界上主要特大城市位于沿海地区,90%的国际贸易通过海上交通运输,95%的国际数据通过海底光缆传输,全球人口超过15%的动物蛋白摄入量来自于海产品,超过30%的全球油气为海上开采。海洋经济活动预期2030年将高达3-6万亿美元,将为全球经济做出更重要的贡献。

  海洋对于人类社会的福祉至关重要。全球有大约150个沿海和岛屿国家,超过40%的世界人口居住在距离海岸不到100公里的区域,沿海经济活动是他们的“命脉”。同时,海洋和沿海地区发生更强飓风、台风和气旋等极端天气的频度和强度增加,受气候变化影响较大。通过采取一系列的海洋可持续发展策略,如开发海洋可再生能源、提倡海洋生态旅游、推动可持续渔业和海洋运输业等,可以实现增加就业、减少贫困、保护生态等目标,进一步改善生活条件,促进人类社会发展。

  联合国推动海洋可持续发展的计划和行动

  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对于推动可持续发展意义重大。但由于全球气候变化和人类活动干扰,海洋生物的多样性和海洋资源的可持续利用正面临着严峻的挑战。进入21世纪以来,国际组织和主要海洋国家围绕海洋可持续发展的热点问题,相继发布了一系列的计划、规划和战略研究报告,海洋可持续发展得到了高度重视。

  为了长远规划全球海洋科学领域相关合作,更好地推动海洋可持续发展,2017年第72届联合国大会通过决议,授权联合国教科文组织政府间海洋学委员(IOC)牵头制定“海洋科学促进可持续发展十年计划(2021-2030年)”(Decade of Ocean Science for Sustainable Development,以下简称“海洋科学十年计划”)。

  “海洋科学十年计划”是国际海洋领域未来十年乃至更长时间的核心计划,该计划被联合国定位为独一无二的契机,预期将实现六大目标,即:清洁的海洋、健康和有恢复能力的海洋、可预测的海洋、安全的海洋、具有可持续生产能力的海洋、透明的海洋,以推动落实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

  “海洋科学十年计划”作为目前全球海洋领域最高层级的可持续发展计划,将有利于IOC更好地协调研究方案、观测系统、能力建设、海洋空间规划和减少海上风险,以改善对海洋和沿海地区资源的管理;也将有助于保护和可持续利用海洋和海洋资源,促进海洋可持续发展。

  此外,该计划将为国际协调和伙伴关系提供一个框架,以加强海洋科学的研究能力和技术转让;同时也将为全世界海洋科研人员和相关从业者搭建一个交流平台,以实现海洋领域的技术合作和成果共享。

  除了“海洋科学十年计划”,联合国在其他方面也一直积极推动海洋的可持续发展。联合国环境署2012年发起“海洋垃圾全球伙伴关系”倡议,2017年以来持续推进“清洁海洋运动”,呼吁政府、企业和消费者减少塑料的生产和过度使用,旨在消除海洋塑料垃圾的主要来源,抗击海洋塑料污染。如今已有60个国家加入了“清洁海洋运动”,承诺覆盖世界60%以上的海岸线,为海洋可持续发展做出了积极贡献。

  2014-2019年,连续四届联合国环境大会聚焦“海洋塑料废弃物和微塑料”议题,并将其列为与气候变化、臭氧耗竭、海洋酸化并列的全球重大环境问题。

  联合国将2019年“世界野生动植物日”的主题定为“水下生活:为了人类和地球”,旨在提高公众认识海洋生物多样性对于人类发展的重要性,并探索如何确保海洋为子孙后代可持续地提供服务。联合国环境署及其合作伙伴还大力推动海洋保护区的建立,以保护海洋生物多样性,促进海洋和沿海环境的可持续管理和利用。

  我国加速推进海洋可持续发展

  我国高度重视海洋可持续发展、海洋环境保护和生物多样性保护工作。习近平总书记在致2019年中国海洋经济博览会的贺信中强调,“要高度重视海洋生态文明建设,加强海洋环境污染防治,保护海洋生物多样性,实现海洋资源有序开发利用,为子孙后代留下一片碧海蓝天”。

  在海洋生物多样性保护方面,我国共记录有2.8万余种海洋生物,物种数量约占世界总数的11%,仅次于澳大利亚和日本,居世界第三位。我国共建立各类海洋保护区271处,总面积达到12.4万平方公里,占主张管辖海域面积的4.1%,已初步建成以海洋自然保护区、海洋特别保护区(含海洋公园)为代表的海洋保护地网络。

  近年来,我国各级政府坚持“保护优先”的科学理念,组织开展了一系列海洋生物多样性保护及可持续发展的行动,包括持续推进海洋生态保护和修复工作,建立沿海污染监测网,定期发布海域污染通报,评价海域环境质量,尤其在渤海污染治理方面开展了大量工作,取得了较好的成效。

  我国从2016年起全面建立海洋生态红线制度,将重要生态功能区、生态敏感区和生态脆弱区划定为重点管控区域并实施严格分类管控和强制性严格保护的制度安排,逐步推动建立起以生态红线为基础的海洋环境保护管理新模式。

  在海洋资源可持续利用方面,我国稳步建立陆海统筹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制度,持续推进海洋资源行业管理,进一步加大用海管控力度。

  2017年5月,国家发改委和原国家海洋局联合发布了《全国海洋经济发展“十三五”规划》,调整优化海洋传统产业,培育壮大海洋新兴产业,拓展提升海洋服务业,促进海洋产业集群化发展;2017年12月,《关于开展编制省级海岸带综合保护与利用总体规划试点工作的指导意见》发布,推动形成人与自然和谐发展的新时代海岸带空间治理格局;2018年7月,国务院印发了《关于加强滨海湿地保护严格管控围填海的通知》,促进陆海统筹与综合管理,构建国土空间开发保护新格局。

  据自然资源部2020年5月9日发布的《2019年中国海洋经济统计公报》显示,我国海洋经济总体实现稳步增长,规模持续扩大,2019年全国海洋生产总值超过8.9万亿,十年间翻了一番。

  其中,海洋旅游业实有企业基数大、增长快,连续5年保持两位数增长;海洋可再生能源利用业、海洋技术服务业等高技术产业实有企业数量增速较高,5年来年均增速分别为39.9%和20.4%。

  推进我国海洋可持续发展的思考与建议

  目前,我国在海洋可持续发展方面还存在着诸多短板和挑战,例如海洋资源利用方式粗放,海洋开发强度过大,海洋生物多样性脆弱,环境风险压力居高不下,生态系统服务功能总体下降,支撑陆海统筹能力不足等。

  因此,推进我国海洋可持续发展的任务依然艰巨,需要处理好保护和利用的关系,并予以统筹协调、全面推进、形成合力。对此,笔者有以下几个方面的应对建议。

  一是持续推进海洋资源利用法制建设。我国已相继出台或修订了《海域使用管理法》《海岛保护法》《深海海底区域资源勘探开发法》《海洋环境保护法》等法律法规,为我国海洋资源高效利用、海洋生态环境保护和相关产业发展提供了制度保障。在此基础上,今后应持续推进海洋生物多样性保护、海洋资源可持续利用方面的法制建设,加大海洋生态保护力度,缓解海洋可持续发展面临的严峻形势,进一步促进海洋和海洋资源的利用走向保护优先、合理开发、永续发展的道路。

  二是构建陆海统筹的海洋生态环境保护规划体系。统筹划定陆海生态保护红线,优化海岸带开发利用,开展重点区域生态修复治理,以区域生态系统特征为基础提升治理的有效性和包容性,形成陆海一体化的国土空间开发保护和整治修复格局。加大海洋生态保护与修复力度,落实《建立国家公园体制总体方案》中海洋领域的重点任务。

  三是加强技术研发和海洋战略性新兴产业发展。在海洋健康监测评价、海洋污染灾害全链条协同防治、海洋典型生态系统高效修复三方面加强研究布局,建立健康海洋指标体系和污染防治预测预警体系。围绕建设现代化绿色生态的“立体海洋”模式,培育绿色产业,以绿色低碳的海洋产业体系来引领海洋经济高质量发展,推动海洋产业结构由传统低端产业向价值链高端的战略性新兴产业转移。

  四是积极参与海洋领域国际合作和全球治理。围绕维护海洋可持续发展和建立人类命运共同体的目标,深入参与海洋全球治理进程,体现大国担当。深度参与联合国《2030年可持续发展议程》、联合国政府间海洋学委员会、“海洋科学十年计划”、中国-东盟合作等机制下的海洋科技工作。继续参与《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国家管辖范围外海域生物多样性养护和可持续利用(BBNJ)、南极和北极治理、国际海底矿产资源开发规章、公海保护区等联合国和多边框架下的规则制定进程。

  (作者:王文涛,中国21世纪议程管理中心研究员)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