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特约专稿

美式“航行自由”挑衅世界海洋秩序

2016-05-09 09:57:32 来源: 中国海洋网 作者: 陆儒德
摘要:美国当局坚持霸权主义、冷战思维,以维护美国利益的价值观来推行国际规则,企图塑造美国方式的世界秩序。维护“航行自由”便是其惯用的伎俩和挑衅国际海洋法的充分例证。

  中国海洋网特约通讯员 陆儒德

  美国是当前世界上的超级大国,在和平、发展、合作、共赢的世界大潮中,应当发挥积极作用,为世界和平事业和人类福祉多作贡献。然而,美国当局坚持霸权主义、冷战思维,以维护美国利益的价值观来推行国际规则,企图塑造美国方式的世界秩序。维护“航行自由”便是其惯用的伎俩和挑衅国际海洋法的充分例证。

  一、谁在南海搅局“掀波澜”

  最近一段时间,南海地区很热闹,吸引着世界眼球。美国耀武扬威制造事端,去年派“拉森”号导弹驱逐舰和B-52战略轰炸机光顾南海,甚至高调穿越中国领海。今年更是派来了“斯坦尼斯”号航母和“柯蒂斯”号驱逐舰为核心的攻击编队,同菲律宾海军搞“肩并肩军演”,国防部长卡特还登上参加演习的“斯坦尼斯”号航母,炫耀地穿过南海争议水域。显然,美国已经把南海作为其“重返亚太”和“亚太再平衡”战略、制衡中国和平崛起的前沿阵地。

  菲律宾总统一面诉称“中国同菲律宾似大象和蚂蚁”,装出一副被中国欺负的样子。一面违背承诺、贼喊捉贼、到联合国仲裁法庭非法、无理状告中国。一面死抱美国大腿,签订《加强防务合作协议》,不惜开放国家主权,请回了老牌殖民者,向美方提供8处军事基地,意在拉美国“盯紧”南海制衡中国。菲律宾不仅紧靠美国举行了联合军演,还拉拢美国在南海展开美、菲“联合海事巡逻”,暴露“狐假虎威”的一副苦相。

  日本是南海的域外国家,更是其《和平宪法》规定无战争权、不得拥有军队的国家,却绞尽脑汁在南海兴风作浪。它同菲律宾勾搭一起,不仅送舰船,搞训练,租借军用飞机,打得火热。日本自卫队不仅派人员观摩美、菲联合军事演习,还派遣日本最大的两万吨级直升机航母“伊势”号及多艘护卫舰、练习舰一起靠泊苏比克湾基地,显露参与搅局、制衡中国在南海的意图,引起世界瞩目。

  日本利用在广岛召开七国集团(G7)外长会议,推动发表了《海洋安保声明》,写进了南海问题,不点名地指责中国。安倍首相还企图借用在日本召开七国集团峰会机会,到处游说渲染南海问题,热炒南海问题国际化。日本不顾当今世界经济复苏乏力的大背景,不做聚焦全球经济治理与合作,却蓄意炒作南海问题,挑拨地区矛盾,险恶用心暴露无遗。

  可见,在南海地区蓄意制造“中国威胁论”,大力渲染紧张、复杂形势,全力遏制中国和平崛起和国际影响力,其幕后推手便是南海的域外国家美国和日本。

  二、南海局势可控,“航行自由”畅通

  客观分析南海局势,总体上维持着和平局面。虽然国家间主权争议尖锐,剑拔弩张,颇为紧张。但中国在南海诸岛遭到严重侵犯情况下,努力建立和平睦邻关系,坚持通过谈判解决争端,不会轻意使用武力。入侵国家知晓厉害,不敢轻举妄动,隔海相望,按兵不动。中国与相关国家制定了《南海各方行为宣言》,并进一步通过协商、制订《南海行为准则》,共同排除困难,合力创建和平局面。所以,南海局势完全可控,紧张但无危险,呈现平静状态。

  回顾现实,这里除了在赤瓜礁,中、越军人在夺礁过程中发生过一场海上冲突外,从未发生过任何夺岛战争。台湾当局固守太平岛,撤离海军由海巡署留守,几乎处于不设防状态。尽管菲律宾等国在旁边虎视眈眈,搞些小动作,但谁也不敢推倒第一块多米诺骨牌,挑起战争引火烧身。如果菲律宾胆敢侵占太平岛,中国必将动武收回全部菲占中国固有的岛礁,让它回到自己的西部边界、被多个国际条约确认的东经118°线以东海域。

  越南侵占中国岛礁最多,争端最为复杂。但两国建立了“全面战略合作伙伴关系”,声明“不采取使争议复杂化、扩大化的行动,及时、妥善处理出现的问题,维护中越关系大局以及南海和平稳定。” 中越两国是这一地区唯一正式签订《关于在北部湾领海、专属经济区和大陆架划界协定》,并进行了北部湾海域合作巡逻,最近还进行了中越北部湾湾口外海域共同考察。充分体现国家间大局为重,建立互信,是可以通过谈判、妥善管控分歧、维持和平局面的。

  南海海域是世界交通要冲和贸易通道,中国正在和平崛起,推行“一路一带”战略,与周边国家是命运共同体,实行“和平利用海洋”,构筑南海安全通道,是中国发展的必然选择。中国超过80%的货物需要通过南海交通航线,如果南海航行受阻,受损最大的当属中国,所以中国更加需要“航行自由”。事实上,南海地区多国交叉占据,形势比较复杂。但几十年来南沙海域从未发现有过妨碍“航行自由”的事例,不仅商船可以通行无阻,而且穿梭各国占据岛礁之间的军事船舰也从未发生过阻拦事件。被炒得火热的中国岛礁建设,不仅没有妨碍任何国际法定义的航行自由,而且中国首先建造巨大的导航灯塔,更为航行自由提供了安全保障和便利条件。

  所以,维护南海“航行自由”完全是一个出于政治、军事需要的伪命题。而且,美国一直在太平洋海域推行岛链战略,阻扰、威胁中国舰船进入太平洋。日本在宫古水道等国际航行水域,不仅持续跟踪、威胁来往船只,还部署导弹威胁航行安全,甚至扬言要封锁海峡。由它们来维护“航行自由”真是对国际社会的讽刺。

  三、美式 “航行自由”是霸权主义的历史遗产

  海洋如同太阳、空气一样,属于人类共同的自然物,所有国家都享有利用海洋进行航行和运输的自然权利。海洋自由是航行自由的基础和先声,航行自由是海洋法的基本原则。然而,当航行自由被一些国家利益所强行垄断时,其“自由”便发生质的变化。

  “海洋自由”源于海洋强国的自由航行利益与沿海国家捍卫主权利益之间矛盾的产物,一直是国际海洋斗争的焦点。早在14世纪,意大利最早提出了“领海”的概念,但该有多宽领海主张各国大相径庭,美国坚持3海里宽度是国际标准,而沿海国要求12海里以上较宽的领海。1958年2月,美国出席联合国第一次国际海洋法会议的首席代表迪安称:“我们的海军希望看到尽可能狭隘的领海,以便保持在公海上分布、通行和演习的最大可能性,不受各国管辖的限制。”由于美国等海洋强国的霸道,几次海洋法会议争论不休、无果告终,一直争论了600多年,直至1982年通过的《联合国海洋法公约》确定了不超过12海里的领海宽度,并规定外籍船舶享有不损害沿海国的和平、良好秩序或安全的“无害通过”领海的权利。

  建立12海里领海和确立领海内“无害通过”制度,这是各种利益斗争、妥协的结果,无疑也是一个时代进步的标志。要求“和平利用海洋”和给予沿海国一些主权权利,一定程度上限制了海洋大国肆无忌惮的海洋军事活动,是向海洋霸权提出的挑战。由此导致美国心怀不满,抢先在《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公布前的1979年,卡特政府出台了美国“航行自由计划”。美国通过外交、军事、法律行为相结合的方式,来改变那些沿岸国家与美国主张的海洋航行和飞越自由不一致的海洋权利要求,确保美国“全球运用、全球到达”的军事战略畅通无阻。建立由强大军事实力作为支撑的军事“航行自由”的美国规则。正如在世界上颇有影响的英国《海上国际法》所说:“‘海洋自由’是西方国家商船和军舰可以不顾其他国家主权权利而前往他们所愿意去的任何地方的丝毫不受限制的权利。”美国海军上将赫尔赛说得更白:“我们主张我们有责任在任何时候到我们要到的地方去的权利。我们到什么地方去,谁也管不着。”他们把别国的领海当“内湖”,“航行自由”仅仅是海洋大国实施军事行为的一种口号式的护符。

  由于美国的“航行自由”和沿岸国家间捍卫主权相悖,冲突时有发生。1988年美国以行使“航行自由”和领海内“无害通过权”之名,派遣“约克敦”号巡洋舰、“卡伦”号驱逐舰,航行至前苏联著名军港塞瓦斯托波尔以南7海里的领海水域,遭到奉命而来的苏联“无私”号和“6”号护卫舰高速撞击,导致“约克敦”号和“6”号两舰的舷板和武器受损,双方抗议,喧嚣一时,成为领海内军舰博弈的一个实例。

  1993年,美国以不实“情报”为据,擅自派遣飞机、军舰以武力限制中国货船“银河”号在中东公海上正常航行达43天,中方人员、货物遭到严重损害,美国无奈地表示了“遗憾”。2001年,美国EP-3侦察机侵入中国三亚专属经济区进行抵近侦察,与我军跟踪监视的歼8战斗机相撞,导致机毁人亡的悲剧。2002年,美军“鲍迪奇”号侦察船侵入我国黄海海域进行侦察和勘探。2009年,美军“无暇”号测量船进入海南岛专属经济区非法进行“海洋测量”活动。美国霸权行径昭然若揭,均以劣迹记载在海洋历史里。

  今年4月25日,美国国防部发布《2015年度航行自由报告》,炫耀美军去年针对中国、印度、印尼、马来西亚、越南等13个国家和地区采取的“航行自由计划”行动,并公开宣示,这是挑战中国海洋行为采取的有关行动。可见,美式“航行自由”,实质是美国凭借强大海、空力量以武力和胁迫手段推进其单方面主张,绝不是国际法定义的航行自由而是美国规则限定的航行自由。奥巴马直言不韦:“世界正在发生改变,规则也一样。制定规则的应该是美国,而不是中国等国家。”

  另一个激烈争论的焦点便是军舰是否享有领海内的“无害通过权”?“无害通过权”的本意是给予进行商贸航运船舶的一种便捷优惠,利于国际经济交流和促进世界经济发展,并非是给予军舰的特权。1928年,国际法学会通过决议:“军舰的自由通过可以受领土国特别规则的限制。” 著名法院法官克雷洛夫表示:“外国军舰是与商船是不同的,它们并沒有通过其他国家领水的权利。只有沿岸国家才有规定军舰通过它领水的权利。”《海上国际法》在多个地方解释:“强大的军舰在离岸很近的领海内出现,对于小国可能是一种严重的危险。因此,让每一个国家有权制定条例来管理外国军舰通过它的领水问题是合理的。”

   然而,在美国主导下,不顾许多国家反对,故意将所有国家“船舶均享有无害通过领海的权利”写进了《联合国海洋法公约》条款。蓄意将军舰作了模糊处理,这就给美国任意解读留下了空间。美国便以军舰是船舶,享有领海无害通过权,肆意侵犯他国领海,满足自己的利益,将沿岸国家对领海的主权、管辖权完全架空,“无害通过”形同虚设。

  四、美国海军新战略将强化“航行自由”

  《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尽管不完善,但它是一部和平法典,建立一种便于国际交通和促进海洋和平用途的为法律秩序(公约)。它以“海洋的和平使用”为宗旨,不应对他国进行任何武力威胁或使用武力(301条),各国承诺“用和平方式解决争端的义务”(280条),如果一时难以达成公平解决海洋划界,应基于谅解、合作精神作出实际性的临时安排,暂时搁置,直至最后协议的达成(74条)。如果各国恪守《公约》,海洋即可实现和平。

  上个世纪90年代苏联解体,“红海军”从海上消失,美国成为世界海上实力最强的国家。《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将公海的海底区域及其资源定义为“人类的共同继承财产”,消弭了争夺公海资源而发生战争的可能性。新的海洋形势使海军舰队大规模海上作战的形式将逐渐退出战场,远洋作战已不再是美海军的重点。而现代海军高技术的巡航导弹、弹道导弹、舰载机、远程火炮等武器装备已经具有对敌方陆地纵深1500公里范围内的目标实施精确打击,具有强大的威慑力。随着美军海外基地的减少,兵力的“前沿部署”将逐步转变为兵力的“前沿投送”,要求舰艇能够在浅水海域或者狭窄的水道全天候行动,有效实施对陆打击和对陆火力支援。于是,美国海军进行了战略调整,实施“由海向陆”、“前沿存在”和“濒海作战”的新战略。所以,美国海军除了保持核动力航空母舰、新型驱逐舰外,出现了“濒海战斗舰”的新舰种,并加强了新型两栖作战舰艇的设计制造。美军认为:“今天的战场在濒海,在五大洲陆海交界的地方”,标志美军“近海战略”正式替代了“远洋战略”。

  随着美军新战略的调整,军舰活动区域由远洋前进至“近海”,抵近到沿岸国的家门口,美国对“航行自由”的战略需求更加迫切。所以,美国加紧搅局南海,首次出现美舰公然高调穿越中国领海的严重事件,并且美国军方、国务院和国会纷纷发声,要使美军巡航南海常态化。奥巴马宣称:“我们的军费超过后面的8个国家的总和,我们的部队依然是人类历史上最强的作战部队。” “美国决不接受成为世界第二。”

  所以,美国挥舞《联合国海洋法公约》,十分关心“航行自由行”。事实上它是世界上4个投票反对《公约》、至今未签约加入《公约》的国家。实施美国式“航行自由计划”,为其军事战略服务,其深层含意便是崛起的中国与守成霸权大国的美国之间的结构性矛盾。在南海地区的中美博弈、“航行自由”的斗争,彰显走向世界海洋的中国与遏制中国和平崛起、坚持海洋霸权的美国之间战略碰撞,这种战略冲突将会伴随中国和平崛起的整个过程。我们对此要有清醒的认识和相应的对策,顺应世界海洋发展潮流,坚定不移地向海洋强国迈进!

  作者简介:陆儒德,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原航海系主任、教授,是国内知名海洋学者和军事评论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中国海洋网。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