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特约专稿

甲午遗物重现经远舰英勇抗敌壮烈场景

2018-12-19 08:43:01 来源: 海洋网 作者:
摘要:1894年发生的“甲午战争”,包括丰岛海战、黄海海战和威海海战。其中“黄海海战”是一场真正意义的海战,既是中、日两国海军主力舰决战,又是世界海军由帆船时代演进到钢铁时代的首次经典大海战。

  原标题:甲午遗物重现“经远”舰英勇抗敌的壮烈场景

  作者:中国海洋网特约顾问陆儒德

  甲午海战是国殇之史,也促国人睡梦苏醒。然而,各种史料对甲午海战的记载存疑甚多,包括作战地点、海战经过、战争评价等论述相悖,缺乏客观共识。

  今年甲午海战遗迹水下考古取得重要物证,再现了124年前的黄海海战场景,辩正了历史事实,丰富了甲午文化,激奋人民爱国热情,具有重要历史价值。

  “经远”号巡洋舰是北洋水师的主力军舰之一,在“黄海海战”中血战疆场,壮烈殉国。“经远”官兵在卫国抗敌中呈现的英雄浩气,铸就了海军军魂,为中国海军的永恒楷模。

  1894年发生的“甲午战争”,包括丰岛海战、黄海海战和威海海战。其中“黄海海战”是一场真正意义的海战,既是中、日两国海军主力舰决战,又是世界海军由帆船时代演进到钢铁时代的首次经典大海战。在黄海海战中,中国“致远”、“经远”、“超勇”、“杨威”4艘军舰英勇抗敌,战沉黄海,4位舰长凛冽英风,壮烈牺牲,在“甲午阴霾”中闪耀着水师官兵与敌人浴血奋战的夺目光彩。

  当年,大连黑岛渔民救起16位“经远”官兵,崇敬林永升率领官兵英勇抗敌,建立庙宇膜拜,刻着“供奉林仲卿大人之位”(仲卿系“经远”舰长林永升的字),渔民把林永升当做海上“守护神”。现在,在大连市“英雄公园”的英烈墙上镌刻有林永升栩栩如生的浮雕,在黑岛村的鳌头山塑立了恢宏壮观的林永升全身塑像,确定为辽宁省和大连市的爱国主义教育基地。

图片1.png

建在黑岛的林永升雕像(网络资料图片)

  一.中国人民不忘“甲午”国耻

  清朝政府为了对抗日本帝国主义的侵略,捍卫京畿门户,委任李鸿章苦心经营了一支曾居世界前列的“北洋水师”,拥有令日本海军“惧如虎豹”的“定远”、“镇远”号铁甲舰。他亲自督办建成了著名的旅顺军港,修建了“远东第一大船坞”,在旅顺口构建了十余座大口径海岸炮台,并在旅顺设立“海军提督署”。李鸿章把北洋水师主力军舰部署在辽南至朝鲜西岸海域,自诩“就渤海门户而言,已有深固不摇之势”。确实,“北洋水师”曾经起到了“建威销萌”作用,一定程度上威慑、延缓了日本入侵中国的时间。

  大连人民积极支持北洋水师的近代化建设,也从旅顺口近代化发展中受益,人民生活水平得到提升。大连人民同北洋水师共同建设中,感悟到水师官兵的爱国热忱和良好的军事素质,对北洋水师抗敌卫国寄予很高的期待。

  大连是黄海海战的出发地,参战的10余艘主力军舰最后一次聚集在大连湾,“镇远”、“经远”等军舰的锚爪上带着大连的乡土开赴战场,回荡在大连湾的出航汽笛声是“北洋水师”告别大连的“绝唱”,他们在夜幕中悄然开赴战场,再也没有回来。

  海战结束,旅顺人民目睹“定远”等5艘战舰冒着硝烟、布满弹孔驶返旅顺母港。大连军民含泪抬下流淌着鲜血的烈士遗体进行安葬,又在“大船坞”内日夜抢修战伤的军舰,使“镇远”等军舰抹去伤痕,容光焕发,重回作战岗位,大家翘首期盼水师舰队能够再次打击侵略者。然而,战舰兵损威海,永远不会重来。

  战舰损灭,旅顺失陷,日军进行了灭绝人寰的大屠杀,罪行罄竹难书,刻录在“万忠幕”碑上。甲午战败,“书之国史,实为中国万世之羞”,也敦促国民“四千余年之大梦苏醒”,中华民族从反思中寻得正确,于战败屈辱中涅磐重生,激荡民族奋起振兴中华,在中国近代史上具有特殊的意义。

  二.“经远”官兵是不屈民族的英雄群体

  黄海大战是日本精心谋划的一场战略性袭击战,旨在“聚歼清军舰队于黄海”,为其发动舰侵华战争取得制海权,首要目标是击沉中国海军主力“定远”、“镇远”两艘铁甲舰。

图片2.png

“经远”号巡洋舰

  北洋水师官兵发现敌舰来袭,奋勇迎敌,“定远”、“镇远”率先发射320毫米巨炮攻击,与敌舰浴血奋战。战斗中,以“致远”、“经远”、“超勇”、“杨威”4艘军舰战沉的重大代价,重创了日军联合舰队旗舰“松岛”等5艘军舰。其中,“松岛”号被我“定远”号巨炮击中全部炮塔,唯一的一门320毫米主炮被击毁,舰体重创“几沉之”;“吉野”号后甲板被击中,发生激烈爆炸,引发大火;海军军令部长桦山资纪中将的座舰“西京丸”号的甲板、舱室多处中弹,引起大火和进水,舵机失灵,被迫挂起“我舵故障”信号,率先退离了战场。日本《日清战史》描述当时场景:“苍烟镇海,满目惨然。司令长官伊东中将以‘松岛’不堪任战,率幕僚将旗舰移到‘桥立’”,日本“联合舰队”的场景十分狼狈。

  由于北洋水师英勇抗击,粉碎了日本企图“聚歼清军舰队于黄海”的目标,我军“定远”、“镇远”被称为“烧不毁、打不沉”的铁甲舰,始终保持高昂的斗志轰击敌舰,最后带领其余4艘军舰一起冒着未尽的硝烟奋力追击逃盾的日舰十余海里,演绎了气贯长虹追赶敌舰的一幕。可以说,黄海海战是打了一场双方沒有赢家的惊世大海战,绝非北洋水师在黄海大战中“惨败”。英国人著《李鸿章传》中说:“如果这些大炮有适量的弹药及时供应,鸭绿江之役很有可能中国方面获胜,因为丁汝昌提督是有斗志的人,而他的水手们也都极有骨气。”

  “经远”舰是一艘英雄的战舰,林永升是一位杰出的舰长,“经远”官兵是一个英雄群体。他们在黄海大战中血写历史,可歌可泣。战前,林永升舰长命令将龙旗(海军旗)升上桅顶,并撤去舱内木梯,卸除救生艇,表达誓死与敌人决战到底的大无畏气概。在激战中,林永升挺立舰桥指挥作战,“发炮以攻击,激水以救火,依然井井有条。”

  当遭受日军战斗力最强的第一游击队的“吉野”、“秋津洲”、“高千穗”、“浪速”4艘军舰围攻,处于“船群甫离,火势陡发”,多处中弹的不利态势下奋力抗敌,用炮火重创敌舰。林永生曾操纵“经远”舰加速冲向距离只有400米的“比睿”号,并组织登船队准备接舷跳帮杀敌。当林永升见到敌旗“松岛”号被“镇远”舰命中引发弹药爆炸起火,舰体倾斜,立即下令“鼓轮追之,击之使沉或擒之同返。”但“经远”遭受疯狂围攻,“猝为日舰所环攻,船身碎裂”,林永升“中弹破脑阵亡”。大副陈荣扶下舰长,接过指挥杀敌,不幸中弹殉国;二副陈京莹冲上舰桥继续指挥直至牺牲,最后是三副李在汉同样阵亡在指挥岗位上。在短短一个小时里,“经远”舰4位军舰指挥员前赴后继,牺牲殆尽,战斗惨烈为世界军史罕见。

  “经远”舰官兵在痛失军舰指挥员情况下,临危不惧,浴血奋战,直至同舰一起翻沉,200多名官兵壮烈牺牲,呈现水师官兵在战斗中前赴后继的不屈战斗精神和爱国情怀,铸就了中国海军军魂,为中国海军军人的楷模。

图片3.png

大连英雄公园的林永升舰长浮雕(陆儒德摄)

  三.出水遗物的重要历史价值

  (一)辩正黄海海战的发生地

  黄海海战发在哪里?国际上通常以海战地域冠名为海战名称,国内外史料多称为“大东沟海战”、“鸭绿江战争”。这是流传久远的误称,黄海海战主要作战海域应在辽南地区的大连海域。

  1.1898年英国出版的《在龙旗下――甲午战争亲厉记》披露:“第一批到达英国有关这次战事的报告,将其误称为鸭绿江之战,断言这次战斗发生在鸭绿江口外。”这一早期说法被媒体和清朝官方书刊沿用至今,说明“大东沟海战”系历史误传的一个“洋名”。

  2.史料记载,黄海海战是日军舰队在海洋岛出发、袭击从大鹿岛返航的北洋舰队,两军舰队相向而行至大鹿岛和海洋岛之间海域相遇而发生激战。

  3.日本《近世帝国海军史要》绘制的“黄海海战图”、德国《世界海战简史》绘制的“鸭绿江战役”海战简图,明显将海战区域画在远离鸭绿江口的大鹿岛和海洋岛之间。

  4.这次水下遗物考察证实,“经远”舰的残骸遗留在庄河市黑岛以南的老人石海域,距离大东沟海域约有30海里处。

  据此,应该通用已经习惯的“黄海海战”,而弃用“大东沟海战”的称呼。据国内外资料图及“经远”舰沉没地点绘制了黄海海战概况图,比较客观反映了黄海海战的概况和作战海域。

图片4.png

黄海海战战况图(陆儒德绘制)

  (二)“经远”舰最后壮烈场景

  今年甲午海战遗迹水下考古成果具有重要的历史价值。其中3段文字十分显要,重现了当年海战场的壮烈情景。

  1.“左舷曾遭受过密集炮火攻击”。这是“经远”舰在近距离内遭受小口径快速炮射击的特征,证实左舷中弹甚多,水下舰体破损进水,稳性变坏开始倾斜,军舰面临着倾覆的危险。

  2.找到“一件全是烧痕、几乎炭化的挂遮阳棚天幕杆”。这是木质物件在燃烧高温状态下突然浸水而炭化的结果。佐证“经远”舰在舰体熊熊燃烧状态下坚持作战,直至沉没。

  3.“从船上发现了74颗步枪子弹”,而且不少是射出弹丸留下的弹壳。进一步证明双方距离已经接近到步枪射程之内,这是一场短兵相接的海上“肉搏战”,解释了大海战中怎会有步枪子弹的历史存疑。

图片5.png

打捞出水的子弹、弹壳(新闻稿图片)

  由此,可以还原“经远”舰最后与敌人血战到底的壮烈场景。水师官兵在弹雨中头卷发辫,赤裸两臂,在烈火燃烧、舱室进水、火炮不能射击,舰体即将倾覆的险境中,硬是动用一切手段同敌人血战到底。他们瞪着充满怒火的血红眼睛,端起步枪扣动扳机,将子弹射向敌人。小子弹彰显悲壮的黄海大海战,折射水师官兵前赴后继,从容赴难,不惜牺牲,血洒疆场的战斗精神,淋漓尽致地表达了水师官兵的爱国情操和英雄气概。

  水师官兵英勇抗敌、血战到底的气势,就连敌人联合舰队对“经远”舰军人不得不表达了敬意,称“经远”舰在军舰即将沉没的险境中“终未升起降旗,一直奋战,死而后已,当可瞑目海底。”正是水师官兵用鲜血和生命洗刷着“甲午惨败”蒙受的羞辱,在黄海海战中吹奏着中国海军的正气歌,这是中华民族不朽的传统和无价的财富,为反侵略战争史上谱写了光彩夺目的一页。(完)

  (作者简介:陆儒德,中国海洋网特约顾问,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原航海系主任、教授,国内知名海洋学者和军事评论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中国海洋网。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