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特约专稿

渡江战役开辟“第二战场”的重要意义

2018-12-19 09:00:54 来源: 海洋网 作者:
摘要:毛泽东在运筹渡江战役中,关注到从湖北宜昌到上海的1800余公里长江南岸,火力猛烈的军舰飞机是渡江的“拦路虎”。他决定动用隐蔽战线开启“第二战场”,以瓦解国民党海军,确保我军胜利渡过长江。

  原标题:毛泽东在渡江战役开辟“第二战场”的重要意义

  作者:中国海洋网特约顾问陆儒德

  一,渡江战役中的“第二战场”

  1949年,是中国“天翻地覆慨而慷”的一年,毛泽东作出了“过长江,建海军”的重要决策。他在运筹渡江战役中,关注到从湖北宜昌到上海的1800余公里长江南岸,国民党部署着115个师约70万兵力,海军海防舰队和江防舰队的120余艘舰艇、空军280架飞机。这些火力猛烈的军舰飞机是渡江的“拦路虎”。毛泽东决定动用隐蔽战线开启“第二战场”,以瓦解国民党海军,确保我军胜利渡过长江。

  1.建党初期在国民党海军中发展党员

  我党长期重视敌战区工作。周恩来长期在敌占区周旋,便是一位久经沙场的谍战专家。他领导“中央特科”建立了严密的谍报系统,在敌后收集情报、铁血锄奸,巧妙躲过了多次特务追杀。他化名“伍豪”战斗在第一线,设计的密码被称为“豪密”,他领导的特科被称为“伍豪之剑”,令国民党胆战心惊。

  在建党初期就在国民党海军中发展了一些党员,一直坚守在海军要害部门,郭寿生、曾万里等人是杰出的代表。郭寿生1921年进入烟台海军学校,由中共领导人王荷波、恽代英介绍入党,成为“烟台第一个共产党员”,他秘密发展曾万里、叶守桢加入中国共产党,建立起烟台第一个共产党小组。

  郭寿生创办了《新海军》月刊,与曾万里秘密创立了“新海军社”,将党的影响力扩大到整个海军。在大革命挫折的白色恐怖时期,中央授命他“中止联系,静候召唤”。他时任国民党海军总司令部新闻处上校专员,与党中央一直保护联络,可以随时召回投入战斗。

  2.在国民党军队里有一批坚定的朋友。

  我党长期同国民党周旋,结交了一批爱国将领,成为坚定的朋友。何遂将军任职立法院军事委员会委员长、国防部作战处长。他冠着“国民党员”牌子,但是我党老资格的地下工作者,他和海军高层人脉很好,是策反的重要力量。

  曾同董必武一起参加创建联合国会议的海军参谋长周应聪,同董必武、何遂是至交好友。海军少将署长曾国晟,早年与地下党结交,是抗日战争中领导敌后坚持水雷战的英雄人物,将是策反战线的重要助手。

  3,我党在海军中建有坚强的地下组织。

  在中共中央局领导下,华南局、华东局、上海局和三野敌工部,长期坚持敌后斗争,积累了丰富经验,培养了一批隐蔽战线的坚强斗士。只要中央一声令下,策反斗争即可广泛展开。

  毛泽东分析形势,下定决心:“老同志要出山了,老朋友要出力了,齐心协力,投入战斗,确保渡江战役胜利。”在毛泽东、周恩来精心部署下,由中央社会部(敌工部)组织,经中央杨尚昆、李克农直接领导,由华东局、南京局的策反委员会和三野的敌工部分头实施,从国民党总统府、海军总司令部,直至每艘军舰的广阔领域里,展开了一场惊心动魄的策反战斗。

  二,“第二战场”策反创建奇功

  开辟“第二战场”,由中共驻沪情报机构负责人吴克坚直接组织。他是1924年的老党员,1928年加入“中央特科”受周恩来直接领导,抗战胜利后派到华东地区工作。他以超胆识深入虎穴,惊人的能力侦获大量情报。毛泽东称赞这个时期“我们的情报工作是最成功的”,周恩来以“迅速、准确”四字嘉奖。在渡江战役3年期间,他创造了“上千情报人员无一同志被捕,使用的电台无一被破获”的奇迹。

  吴克坚接受策划海军起义指令后,他以海军主力“重庆”号和“第二舰队”为抓手,从“海军明星”人物邓兆祥、林遵为对象进行策反,而挺立在第一线的先锋战士便是何友恪。他1939年毕业于桐梓海军学校,积极参加“新海军社”活动,广交朋友。抗日战争中参加敌后水雷战,与新四军共同抗日。1948年从英国参加接受“重庆”舰回国后,经过地下党考察加入了共产党。

  1.“重庆”号起义,成为典范。

  “重庆”号是国民党海军唯一的一艘巡洋舰,1948年10月,蒋介石登上“重庆”号,召集“剿共”会议部署东北内战,该舰将3100枚152口径炮弹倾泻在我军阵地,重创工事,人员大量伤亡。蒋介石又企图把“重庆”号作为阻止解放军横渡长江的“杀手锏”。毛泽东决心首先铲除“重庆”号这个阻止渡江的“拦路虎”。于是,国共双方激烈争夺“重庆”舰,成为渡江战役的前奏。

  其一,由吴克坚直接组织沙文汉、王亚文、林诚等地下党领导为策反主线,将何友恪调任舰长秘书贴近做邓兆祥工作。其二,周恩来、董必武通过何遂将军同邓兆祥自上而下沟通。其三,董必武通过周应聪联络邓兆祥。其四,利用曽国晟对话邓兆祥。1949年2月6日,“重庆”舰开往吴淞口待命,周应从参谋长当面告之邓兆祥:“国民党大势已去,败局已定,你何去何从,要好自为之。看来国民党要“换旗”了!”促使他下定决心,寻找机会率舰投奔解放区。

  何友恪一面做邓兆祥工作,一面广泛对军官进行策反。包括“重庆”舰的航海官陈宗孟、通讯官欧阳晋、枪炮官刘渊、电务官周方先、雷达官张景荣以及军舰协长陈景文,甚至包括派来准备接任舰长的卢东阁作战处长。他们均以不同方式表明反对内战,支持发动起义。可以说,各方尽锐出战,奋力协同,“重庆”舰起义万事俱全,只待星火,足可燎原。

  正当策划各种起义方案的紧迫时刻,“重庆”舰上一批年轻水兵组成“重庆舰士兵解放委员会”(简称“解委会”)于2月17日率先发动起义。“解委会”成员迅速控制了全舰人员、武器装备和动力系统。“解委会”核心人物王颐桢、武定国来到舰长室,争取邓兆祥舰长参加起义,获得邓舰长积极支持,走到海图室制定航线,担负航行指挥。

图片6.png

“重庆”号成功起义驶抵解放区

  一艘巡洋舰要驶出航道复杂的长江口驶向解放区,还要对付敌舰、敌机的追击轰炸,沒有全舰各个部门的密切协同是无法实现的。

  “重庆”舰起义圆满成功,一是“解委会”士兵为起义起到决定作用,创建了卓越功勋。二是邓兆祥等爱国军官协同起义,起着不可替代的重要作用。“重庆”舰起义不费一枪一弹,没流一点鲜血,是海军起义的成功典范,创造了海军史上的奇迹。

  2.“二舰队”起义,步步惊心。

  为胜利渡江,毛泽东和周恩来亲自筹划了“二舰队”起义,把主攻方向定在“二舰队”司令林遵身上。林遵是民族英雄林则徐的侄孙,毕业于烟台海军学校,留学英国皇家海军学院。抗战期间,率领布雷大队与日军作战,与新四军来往较密。日本投降后,他率领“太平”等4艘军舰接收西沙群岛和南沙群岛,为维护国家主权作出了重要贡献。

  1948年12月13日,毛泽东亲自起草给华东局、华中局和上海情报机构电文:“你们可以选派得力干部去与林遵接洽。我们的态度是欢迎他们起义,为人民立功。起义一个舰队则编为一个舰队,起义一个分队则编为一个分队。起义的时机,同他接洽后再定。”毛泽东深感关系重大,稍有不慎,影响全局。于12月30日,毛泽东又发出第二封电报:“林遵所提接头办法,既系林自己主张,不必更改,最重要的是要林遵隐忍待机,切勿暴露,免遭不必要的损失。”毛主席要求“隐忍待机”,确保起义万无一失,充满着对林遵的关心、爱护与期待。

  吴克坚遵照中央指示,加紧对“二舰队”策反工作。第一,向隐蔽多年的郭寿生传达了周恩来要他“归队”、参与“二舰队”策反工作指令;第二,要何友恪加快开展对林遵的工作。吴克坚将两个骨干调到林遵周围,足见对“二舰队”起义的必胜决心。

  郭寿生归队,立即找林遵秘密晤谈。两位学友在“新海军社”交情笃深,推心置腹交谈。郭寿生传达了周恩来委托,劝他起义归正。林遵欣然接受。他回忆道:“与中共党组织建立了直接联系,我如同在长夜中看到了曙光,黑暗里见到了光明。”

  何友恪利用在海军人事署担任调配参谋的良机,设法将“重庆”舰的通讯官欧阳晋调到第二舰队司令部任参谋组组长,充当林遵与地下党的主要联络员。又将戴熙愉、王熙华等校友安排在林遵周围,并尽力阻止军统特务调入,为“二舰队”起义创造一个安全可靠的环境。

  林遵利用国民党海军总司令桂永清逃离南京前,令他统率南京江面所有舰艇的亲笔信,联络舰队长兼“惠安”舰长吴建安一起发动起义。

  4月23日,林遵司令召集“二舰队”16艘军舰的舰长和两个小艇队的队长到“永嘉”舰召开紧急会议,吴建安主持会议。林遵高亢宣布:“在这生死存亡的非常时期,大家都要服从命令。违令者,军法处置!”“本司令决定率领‘二舰队’起义。何去何从?命运由自己决定。现在以无记名投票表态是否举行起义。”投票结果:10票赞成,2票反对,4票弃权。林遵当即宣布:“根据多数意见,第二舰队决定起义!”

  由于军舰分散驻泊,特务严密监控,组织大编队起义,掌控非常困难,在“起义中,一波三折,惊心动魄,稍有差池,前功皆弃。

  在“二舰队”起义过程中,先后发生了旗舰的舰长突然反叛,盗用旗舰名义带领5艘舰逃到上海;“惠安”舰士兵叛乱,强行启动主机,用冲锋枪胁迫林遵、吴建安把舰开往上海;受反动军官蛊惑,发生士兵聚众哗变,鼓噪打死军官,逃离军舰,场面近乎失控。

  但在生死面前,林遵、吴建毫无畏惧,大义秉正,坚定、灵活处置,鸣枪示警并晓之以理,终于化解3次危局,保证起义最后成功。毛泽东称之为“南京江面上的壮举”。

图片7.png

林遵(前排中)、吴建安(右2)和舰长们合影

  3.“长治”舰起义,喋血成功。

  “二舰队”起义了,第一舰队的旗舰“长治”号就成为国共争夺的新战场,副舰长郭成森成为焦点人物。郭成森是何友恪的上届学友。经过长期考核,认定他是策反起义的坚定支持者并列为党的发展对象,何友恪曾同他上级林诚一起约见他商讨策划“长治”舰起义事宜。

  郭成森受命策划“长治”舰起义,但舰上特务控制甚严,军官都是桂永清的亲信,试探多人实难突破,一面寻找机会,一面另找渠道开辟工作。他利用教官师生情谊,发动了“永兴”舰起义,但起义失败,领头起官兵全部壮烈牺牲。

  当桂永清得知“永兴”舰暴动系郭成森策划,气急败坏大喊“抓住郭成森,枪毙他!”在地下组织掩护下,郭成森隐蔽起来直至解放。最后,“长治”舰由共产党员陈仁珊发动了武装起义,击毙了抗拒起义的舰长和反动军官,将军舰开进已解放的上海港,完成了起义任务。

  上海解放,根据中央局安排,林诚、合友恪继续南下,经广州转战香港,配合香港党组组织开辟新战场,顺利策划了“联荣”号登陆舰和25号炮艇起义,给“第二战场”策反战斗画下一个圆满的句号。

  三,策反英雄,绩著千秋。

  毛泽东在渡江战役期间,一面着手组建强大的海军,一面按照“瓦解敌军”的原则开辟“第二战场”,亲自组织策动国民党海军起义。在1949年不到1年的时间里,先后有“黄安”号、“重庆”号、“惠安”号、“长治”号等16批、共73艘舰艇成功起义,积极配合了解放战争的海上战役、完成解放全中国的历史任务,并为建设新中国海军储备了人才和物质基础。

图片8.png

毛泽东同华东海军领导和起义将领合影

  1949年10月1日,邓兆祥、林遵登上天安门城楼观礼台参加开国大典。后来,邓兆祥担任了海军副司令员、全国政协副主席,林遵当了东海舰队副司令员、海军指挥学院副院长,吴建安任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副院长,多数起义人员任职海军院校、科研机构和航运部门骨干,他们勤奋工作,为新中国建设作出了贡献!

图片9.png

策反英雄何友恪在“重庆”舰上

  何友恪这位在渡江战役中赫赫有名的地下党员,“一人能顶一个舰队、搞垮了国民党海军”的大英雄,在国务院外事部门默默无闻地工作着。他以古训“择善固执”为座右铭,险境敢闯荡,功名不张扬,何友恪和陈致远这个“双面人”的战斗经历鲜为人知。毛泽东在《咏梅》中“俏也不争春,只把春来报。待到山花烂漫时,她在丛中笑。”以梅化身,颂其高贵,刻画了隐蔽战线英雄们特有的高尚情操和特殊素养。何友恪等第二战场战士把隐蔽战场的生死豪情与暗战的卓越功勋谱写着一曲无声的高歌,刻画了隐蔽战线英雄们特有的高尚情操和特殊素养。历史不会忘记、人民怀念他们,在新中国的奠基石上镌刻着“无名英雄”,绩著千秋,荡漾在中国大地。(完)

  (文/陆儒德   图/资料图片)

  (作者简介:陆儒德,中国海洋网特约顾问,海军大连舰艇学院原航海系主任、教授,国内知名海洋学者和军事评论员。)


  (本文仅代表作者个人观点。其原创性以及文中表达的观点和判断不代表中国海洋网。本网站对文中内容的真实性和完整性不作任何保证或承诺,仅供读者参考交流。)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