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资讯 > 原创

与著名作家杜光辉对话突发性公共卫生

2020-04-15 09:43:52 来源: 海洋网 作者:
摘要:疫情期间,海南热带海洋学院开展线上授课。原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教授杜光辉在线上讲授了《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与国家安全》,受到广大师生的欢迎。

  原标题:与著名作家杜光辉对话突发性公共卫生

  疫情期间,海南热带海洋学院开展线上授课。原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国家一级作家、教授杜光辉在线上讲授了《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与国家安全》,受到广大师生的欢迎。4月8日,杜光辉与符而聪之就突发性公共卫生进行了亲切的深入交流。

1586915948858447.jpg

著名作家杜光辉(左)谈突发性公共卫生  摄影/贺梦雯 

    符而聪之:今年初新冠病毒肺炎疫情爆发以来,举国同心,众志成城,共同抗疫,投入到这场抗疫狙击战中。在此背景下,您为师生主讲《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与国家安全》,可真是“及时雨”啊。这堂课,主要讲了哪些内容?

  杜光辉:内容比较多,主要从知识分子的责任、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对国家及人类安全的危害、爆发的根本原因、如何赋予爱国主义教育新内涵、防御再次可能爆发的公共卫生危机等方面进行了讲授。

  符而聪之:当前,应对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知识分子应具有哪些条件?

  杜光辉:知识分子应具有的条件:一是承载人类积淀的文化知识;二是具有强烈的人文精神;三是思考、预警、抵御可能降临的灾难。在“新冠状”病毒祸害到整个地球的时候,知识分子必须深刻地思考为什么会出现这场灾难,如何预防可能再次出现的灾难。

  符而聪之:这次疫情,不仅对国家的经济造成极大的影响,而且对整个社会来说都是严重的灾难。您怎么看待疫情造成的人类灾难?

  杜光辉:人类历史上,发生过瘟疫改变国家权力和民族命运走向的事件。瘟疫给国家和人类带来的灾难,不次于一次巨大的战争。传统的国家安全重点,还是聚焦在抵御外敌武装力量对我们领土的侵犯,通过近年多起公共卫生事件的爆发,我们应该把疫情列入国家安全与人类安全的重要内容。

  符而聪之:您认为一般公共卫生事件的根源在哪呢?

  杜光辉:在于我们偏离了健康的价值观和生活方式,不讲公共卫生,捕食野生动物,违背自然规律的荒淫无度,以及为了满足欲望而透支生命的过度竞争。我们富起来了,但思维还停留在农耕时代的村落意识,我们开上了奔驰车,却还用骑毛驴的没有规则意识的行路方式。爱国主义教育应赋予新的实际内容,比如讲卫生守规矩、保护野生动物、保护大自然、勤俭节约、克制自己的不良行为,不给国家添麻烦是最具体的爱国行为。

  符而聪之:现代交通工具的快捷,方便了人们的出行,但也容易为疫情快速传播提供便利。您对此有何看法?

  杜光辉:高速发展的现代科学技术,给人类的出行带来了方便快捷,也给病毒的扩散带来快捷方便。地球成为一个村落,我们是这个村落的一户人家,我们去别人家串门,人家到我们家串门。现代公共卫生事件,是个别人把多数人甚至一个国家、整个人类拖入灾难的深渊,一旦出现会以迅雷不及掩耳之势,漫延到全国、全世界。国家层面、各级政府、社会公众,必须有应对突发性公共卫生事件的预案和精神准备。

  符而聪之:下次是否还会出现新的公共卫生危机?

  杜光辉:守规矩、讲卫生,具有强烈爱国爱人类情感的人口基数越多,爆发公共卫生事件的几率越小,反之则越大。但从目前的人类素质来看,距离全人类都具有高度的自律精神,距离预防下次公共卫生事件的要求,还有非常大的差距,应该引起我们和世界各国的高度重视。

  符而聪之:您对师生有何期待?

  杜光辉:现代突发性公共卫生危机,是个别人把一个国家甚至整个地球拽入灾难的事件。要使每一个人都有高度的自律精神,是多么艰难的事情,但又必须去做,还必须做好!

  【杜光辉简介】

  杜光辉,国家一级作家,中国环境文学委员会委员,中国作协会员,海南省优秀专家,原海南省作家协会副主席,海南热带海洋学院海南省文学研究基地主任、教授。

  迄今公开发表文学作品约650万字,并有200万字的新闻、社会纪实、经济理论、时评等文章问世。其中长篇小说5部,即高原三部曲《大车帮》《可可西里狼》《大高原》,还有《涌动的浆糊》《闯海南》;1部散文集《浪迹巴山》;在《当代》《人民文学》等刊发表中篇小说80篇、短篇小说37篇、散文随笔若干。曾获《中篇小说选刊》2000-2001年“优秀中篇小说奖”“第六届上海长中篇优秀作品大奖”“全国首届环境文学优秀作品奖”“辽宁省期刊优秀作品奖”“全国铁路文学奖”“海南双年文学奖”“南海文艺奖”等29次文学创作奖。中篇小说《陈皮理气》入选2008年中国小说排行榜,并收入《全国本科大学现当代文学教材》;短篇小说《洗车场》入选2009年中国小说排行榜;长篇小说《大车帮》入选2012年中国小说排行榜(均由中国小说学会评选)。30部作品被《新华文摘》《小说选刊》《北京文学.中篇小说月报》《中华文学选刊》《中篇小说选刊》《小说月报》等转载,20部作品被选编作品集,在读者和文学界有较大影响。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