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领航者 > 商界观点

范瑞用:海参养殖的“赶海人”

2016-03-26 15:26:51 来源: 青岛财经日报 作者:
摘要: 2006年大学毕业后,范瑞用在建筑行业一干就是3年。直到2009年结婚后,才接手了岳父的海参养殖,一头扎进“蓝海”。

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笑起来很憨厚的范瑞用,
    2006年大学毕业后,范瑞用在建筑行业一干就是3年。直到2009年结婚后,才接手了岳父的海参养殖,一头扎进“蓝海”。

    皮肤黝黑、身材高大,笑起来很憨厚的范瑞用,在刚刚涉足养殖业的时候,也吃过不少苦头。2个月亏损40多万元的事实让他逐渐看清,科学养殖是未来养殖业的唯一出路。从2009年至今的5年里,范瑞用尝试开展全产业链养殖模式,从种质源头抓起,实现微生态养殖并建立质量追溯体系,将原本“看天吃饭”的海参养殖业领上了一条以技术带动产业进步的可持续发展道路。在大批企业亏损、市场陷入低迷的时候,瑞滋实现年产值近3000万元。

    外行扎根一线钻研“门道”

    海参养殖业的兴起时间不长,但发展速度很快。2011年和2012年是海参养殖业的黄金期,到了2013年和2014年,海参产业又跌入低谷期。可以说,自进入海参业的那天起,范瑞用就是目睹海参养殖产业潮起潮落的见证者。

    “2008、2009年那时候的海参业还是传统的养殖模式,靠天吃饭,做事全凭经验。而且那时候育苗技术没有突破,只是掌握在少数人手里,导致养殖成本高、风险大。”青岛瑞滋海珍品发展有限公司总经理范瑞用告诉记者,“那时候的海参苗可以卖到1500元/斤,但风险也是看不见摸不着,水中的溶解氧、PH值、重金属残留等,人们用肉眼无法分辨,只能依靠技术员,养殖户还是靠经验吃饭。”

    刚进入养殖业的时候,范瑞用满腹的雄心壮志,用他的话说,“那时候觉得大学生屈身大农业,甚至有点大材小用。”经过充分的市场调研,范瑞用决定将反季节养殖的海参推向市场,不仅可以延长海参的夏眠时间,提高出皮率,同时还可以抬高市场价,提高市场占有率。

    然而,事实与想象总是相差一点距离。投入的一万多斤海参苗,仅仅2个月就亏损了6000多斤,40多万元就这么“打了水漂”。对于范瑞用来说,这一记当头棒喝让他彻底明白,一个外行是管理不好内行的。于是在2009年下半年,他脱离管理岗位,踏入生产线,从工人做起,逐渐探索出一套国内领先的商业模式。

    重创之后的商业机遇

    “之所以亏损,最大的原因是忽略了养殖过程中的科学依据,只靠经验进行养殖在现在已经行不通了。”经过那次失败之后,范瑞用开始重新思考未来的发展方向。

    鱼、虾等产业都有新品种,为什么海参没有?“2009年,我们投资300万元搞养殖,引进了一批先进设备,进行细菌培养、水质化验等。2010年感受到市场近亲繁育的危害,开始投入大量的成本进行家系选育。为了研发新品种,我们收集了各地不同品种的海参,在单独的车间进行一对一培育,每选育一代海参就要推广两年多的时间,一个新品种从研发到获批上市需要大约10年时间。”范瑞用表示,“每亩池塘的租金约为1万元,加上苗种、车间、饲料、电费等成本,一年的投入大约需要200万元。”那时候投入几百万元搞养殖,恐怕全国也找不出几个人。正是这个在很多人眼中“不干正经事”的小范,在2013年全国海参业面临高温收益惨淡的时候,收获了多年坚持的回报。

    2013年高温来临时,全国海参出现大面积死亡,养殖户收不回成本,不少投资商也纷纷选择退出,海参苗从1500元/斤跌到了30元/斤,成品参从138元/斤跌至40元/斤。昔日的黄金产业沦为“夕阳产业”,也就是在那个时候,小范一直以来饱受的质疑终于得到了肯定。“市场上40元/斤的苗种没人要,瑞滋120元/斤的苗种供不应求。”微生态养殖、质量追溯体系、全产业链商业模式,使得青岛瑞滋在全国众多海参养殖企业中得以脱颖而出,并在2014年被评为全国种业示范基地,同时通过了国家有机食品认证。

    试水电商迎来产业回暖

    育种、育苗、保苗、养殖、加工、流通是海参从源头走向市场的六大环节。其中每个环节都可以“单独为政”,这样的产业链条一方面容易造成海参业的格局混乱,另一方面也使得消费者最终买到的产品“不明不白”。

    “新品种的培育可谓‘十年磨一剑’, 现在的投入可能不会立竿见影,但是努力总会得到回报。我们研发的海参抗病力强、生长速度快、出皮率高,不仅可以为养殖企业降低风险和成本,同时,全产业链的养殖模式也可以帮助我们自身降低风险,一旦某个环节的销量不好,还可以通过产业链的其他环节赚取收益。”范瑞用表示,海参一旦用药,自身很难降解药物残留,所以很可能直到消费者的手中依然无法保证海参的品质。“为此,我们使用微生态养殖模式,在养殖过程中不使用任何药品,并打造了质量追溯体系,消费者可以通过二维码扫描看到全产业链的生产过程。”

    如今,范瑞用又开始试水电商领域,在专卖店的实体支撑下,探索网上销售模式。“我们的销售主体还是以专卖店为主,因为淘宝的低价竞争对于我们来说其实是亏损的,开拓电商领域的目的是为了推广企业品牌,积累潜在客户,下一步再考虑如何赚钱。”“人品厚道,产品才有味道。”这是范瑞用常挂在嘴边的一句话。他告诉记者,“在海参养殖业摸爬滚打了这么多年,最大的感触就是要把产品做精,现在2480亩的海域还有很大潜力,我们要将水产行业精细化。”

    “从2014年的销售情况来看,海参业似乎有回暖的迹象。”范瑞用表示,“北方的海参通常会到南方越冬,从北方送到福建省霞浦县的海参有1600车,每车有6000——8000斤海参。按照每车最少6000斤海参来计算,仅霞浦县就有960万斤海参。由于南方海参的生长速度快,所以1斤的海参相当于4斤的数量,也就是说,仅霞浦县就产出4000万斤海参,加上连江、莆田、浙江、广东等地,全国约有上亿斤海参产出,加工后全部销售一空。除了销量增长之外,海参价格也在不断看涨,去年4、5月的价格为315元/斤,现在涨到了380元/斤——420元/斤,市场前景正在越来越广。”而经历了潮起潮落的范瑞用,也在海参养殖的道路上越走越远。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