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海洋食品 > 专家访谈

“多宝鱼之父”雷霁霖

2016-03-26 15:26:57 来源: 青岛日报网 作者:
摘要:对于普通市民而言,熟悉雷霁霖,是因为他被誉为“多宝鱼之父”,正是由于他率先从欧洲引进大菱鲆(多宝鱼的学名)良种,突破了大菱鲆工厂化人工繁育和养成关键技术,创建了符合国情的工厂化养殖模式,才让这种原本昂贵的鱼种走上了普通百姓的餐桌

  

 

  ■雷霁霖(右)与大菱鲆养殖户。

  昨日上午,中国工程院院士、中国水产科学研究院黄海水产研究所研究员雷霁霖的遗体告别仪式在青举行,众多亲朋好友挥泪送别这位值得尊敬的海水鱼类养殖学家。

  对于普通市民而言,熟悉雷霁霖,是因为他被誉为“多宝鱼之父”,正是由于他率先从欧洲引进大菱鲆(多宝鱼的学名)良种,突破了大菱鲆工厂化人工繁育和养成关键技术,创建了符合国情的工厂化养殖模式,才让这种原本昂贵的鱼种走上了普通百姓的餐桌。

  实际上,雷霁霖留下的珍贵“遗产”远不止于此,他系统研究的海水经济鱼类达20多种,其中近10种已实现了产业化,仅大菱鲆就创下了年总产量超5万吨、年总产值逾40亿元的巨大经济和社会效益。

  从高山奔向大海的畲族少年

  1935年,雷霁霖出生在福建省宁化县一个畲族家庭,在父母的积极引导下,自幼养成了好学上进、知行合一的精神品格。雷霁霖高中时曾看过一部有关青岛的彩色纪录片,第一次从光影交叠中领略到了青岛的红瓦绿树、碧海蓝天,顿觉心驰神往;更何况,那里还有全国闻名的山东大学和国际上名声显赫的海洋生物学家童第周教授。1954年,他毅然报考了仰慕已久的山东大学,当接到录取通知书时,全家人都沸腾了,一个山里娃亲近大海的梦想终于实现了!

  对海洋的热爱驱使雷霁霖远离故土,北上青岛,来到山东大学求学;而对童第周教授的仰慕和钦佩之情促使他选择了动物胚胎学。每当上实验课,雷霁霖最喜欢在显微镜下观察肉眼看不到的生命现象,尤其痴迷于在解剖镜下连续观察鱼类胚胎发育过程,那种与时空同步瞬息万变的景象对他产生了巨大的吸引力。当时他就无数次幻想过:假如各种鱼类的胚胎和胚后发育都能在全人工条件下不断重演,那不就可以实现鱼类增养殖产业化了吗?雷霁霖的梦想,在大学毕业进入黄海水产研究所后,一步步照进了现实。

  第四次海水养殖浪潮的推动者

  致力于海水鱼类增养殖研究五十余年,雷霁霖称得上是我国海水鱼类工厂化育苗与养殖产业化的主要奠基人和学科带头人。黄海水产研究所所长金显仕告诉记者,人们习惯于称呼雷霁霖为“多宝鱼之父”,而实际上雷霁霖研究的海水经济鱼类多达20多种,大家餐桌上常见的鲈鱼、梭鱼、真鲷等鱼种的产业化都是他的“功劳”。

  据了解,我国海水鱼类养殖发展有三四百年的历史,但直到建国初期仍然停留在港湾混养植物食性鱼类的原始状态,科研工作几乎一片空白。作为拓荒者之一,雷霁霖和同事们常常深入沿海一线,向渔民拜师,针对生产急需解决的问题,广泛开展研究工作。他们模拟自然生态环境,设计建造的大型潮汐环流池和当时堪称亚洲一流的实验基地,曾在国内率先获得了梭鱼人工繁殖零的突破。

  上个世纪80年代,雷霁霖面向全世界探索,寻求答案要解决北方冬春季低水温期过长,温水性养殖鱼类难以过冬的难题。当时,他对比分析了欧亚鱼类区系、地理分布、生物学和生态学特点,最后认定要把欧洲刚刚开发成功的冷温性良种——大菱鲆引进我国,作为北方工厂化养殖的主要对象。经过两次赴英考察学习,1992年,他终于首次将大菱鲆引进我国,之后又经过7年攻关,克服了欧洲国家专利技术的封锁,突破了亲鱼强化培育、光温调控性成熟、分批采卵和年周期内多茬育苗等一系列关键技术,使育苗平均成活率达到17%、年出苗量超过百万尾,达到国际先进水平。

  当时,许多热心朋友建议他要赶快申报专利,但他一心想的是要迅速发展养殖产业,反而将研究成果立即公开,并且帮助企业扩大生产。与此同时,雷霁霖和他的团队在养成方面首创并推广了符合国情、简易节能的“温室大棚+深井海水”工厂化养殖模式,使我国的大菱鲆养殖一举成为一个年产量超过5万吨、年产值逾40亿元的北方海水鱼类养殖大产业,有力地推动了我国海水养殖第四次产业化浪潮的形成和发展。

  80岁的老人把自己当80后

  与雷霁霖共事多年的同事徐永江是鱼类养殖与设施渔业研究室的副研究员,提起雷老几度哽咽,“前几天我去医院探望他,他在病榻上还时刻惦记着鱼类养殖产业的事,跟我们聊的全都是企业技术需求方面的问题。”徐永江告诉记者,今年5月雷霁霖在自己80岁生日之后就倡导成立了鱼类工业化养殖研究会,“他的生活重心,好像就只有‘海水鱼类增养殖’这一件事。”

  据了解,雷霁霖9年前曾因病重做过一次大手术,术后刚康复就立即投入到了工作中。这次病发入院的当天上午,刚刚从外地开完研讨会回青。“雷院士80岁了,还凡事亲力亲为,把自己当成‘80后’,从来不知道休息。”

  金显仕介绍,每年雷霁霖有一半的时间泡在黄海水产研究所的实验室里,另一半的时间就奔波在沿海一线的各个养殖点上,在去世之前,他还担任着国家鲆鲽类产业技术体系首席科学家,是农业部50多个产业技术体系中年纪最大的首席科学家。

  采访中,金显仕还向记者展示了一张雷霁霖1979年手绘的“未来的海洋农牧场”。这幅蓝图曾经被评为青岛市科普美术作品一等奖。当年,雷霁霖一笔一画描绘的现代鱼类养殖业规模发展的美好蓝图,如今一点点从纸上跃然而出,演变成蓝色经济的现实支撑。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