您当前的位置:首页 > 环保 > 环保资讯

海南万宁大洲岛:这里有一个鱼类“育婴场”

2020-10-19 10:00:03 来源: 海南日报 作者: 于伟慧
摘要:蔚蓝之下,真如《海底两万里》那般,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原标题:万宁大洲岛:这里有一个鱼类“育婴场”

  “光线投射在宁静的海底,仿佛是透过光谱被曲折分析的光线一般,色彩纷呈,美不胜收。”站在礁石上,日光遍照着清澈的海域,大洲岛的浅海一览无遗。而蔚蓝之下,真如《海底两万里》那般,是一个五彩缤纷的世界。

  作为环海南沿海线上唯一一座国家级海洋自然生态保护区,大洲岛及周围海域奇特的环境,构成了一个完整的、平衡的海岛海洋生态系统。这里海域生物多样性显著,基本保持着原始状态,具有很高的保护价值。在大洲岛保护区浅水区分布着丰富的珊瑚礁和海草资源,生物沐浴在光亮温暖的海水中,奇妙的小鱼在绚丽的珊瑚丛中漫游,海草随着波浪涌动翩翩起舞……

U58P16DT20201019092809.jpg

大洲岛海域的海底世界。

  “海底森林”众生相

  “陆地仰卧在海水中,被绿色的阴影所覆盖。”这是诗人毕肖普笔下的海草。海草起源于陆地被子植物,常生活于热带和温带海域浅水,这种单子叶植物一般分布在低潮带和潮下带。作为珍贵的“海底森林”“海底草原”,海草床可为众多海洋生物提供多样的栖息生境,是海洋生物的基因库。

  除了能阻止和吸附水流中的悬浮颗粒,净化水质外,海草还能够固沙、保持海床稳定,为许多海洋生物提供食物来源,是近岸、近海甚至远洋渔业资源的种源。

  大洲岛后港海域北部主要以泰莱草群落为主,生长较为茂盛,而零星分布的喜盐草与二药藻则生长得比较青嫩。从监测队员水下摄影的镜头里,可以清晰看到大洲岛海域海草的众生相:泰莱草边缘较为平直,郁郁葱葱地交织着,株冠虽不算高大,但平均可达到5.09厘米,是这片“海底草原”当之无愧的“霸主”;而喜盐草和二药藻相比之下就秀气得多,青嫩的形态在浅白的海砂里不太起眼,喜盐草平均株冠高为1.81厘米与0.6厘米。

  今年最新的《大洲岛国家级海洋生态自然保护区海洋生态环境监测分析报告》显示,监测人员共调查到海草种类2科2亚科3属3种。由于大洲岛人为活动比较少,后港受水文现象影响不大,海草斑块拥有着较为良好的成长环境。

U58P16DT20201019092831.jpg

大洲岛海域的珊瑚。

  珊瑚渐欲迷人眼

  美丽的大洲岛有着仿佛跌进天空的蔚蓝大海,而蔚蓝之下的色彩斑斓来自海底的珊瑚王国。在浅海区,一眼望去,尽是各式各样的珊瑚丛。珊瑚是珊瑚虫分泌出的外壳,许多珊瑚个体色彩绚丽,艳丽的颜色不逊于陆地上的鲜花,也是许多鱼类的“庇护所”和“育婴场”。

  珊瑚礁系统也被称为水下“热带雨林”,置身于形态各异、色彩绚丽的珊瑚王国中,常常会惊叹于海底世界的奇异,或精致工巧,或野性狂放,热带海洋生态系统是一处奇幻莫测的宝藏。

  大洲岛周边海域的硬珊瑚种类根据目前鉴定记录有11科24属49种,优势种为澄黄滨珊瑚、精巧扁脑珊瑚、团块角孔珊瑚、精巧扁脑珊瑚等,常见种有多孔鹿角珊瑚、鹿角杯型珊瑚、十字牡丹珊瑚、辐射合叶珊瑚等。软珊瑚种类主要有短指软珊瑚、肉芝软珊瑚这两种。

  潜入大洲岛的海底,几米以内的景象全然不同,光线折射下来,为形态万千的珊瑚带上了几分蓝绿色的滤镜。光是鹿角珊瑚这一科就可以让你尽情放飞“想象力”,如鹿角般的分支状生长形态是它们的共同点。浪花鹿角珊瑚宛若波浪激起四溅的水,而不远处,令人心惊的海底“断指”真身原来是指形鹿角珊瑚。

  对整个大洲岛海域而言,礁石占比为24.89%,珊瑚占比为18.56%。珊瑚礁资源调查显示珊瑚死亡率为0%,整个海域的所有断面定性调查也仅看到个别珊瑚发生白化现象,同时也未发现珊瑚的敌害生物,保存完好的硬珊瑚生境数量不少。

U58P16DT20201019092856.jpg

大洲岛海域的热带鱼。

  珊瑚礁中百图鉴

  珊瑚礁内栖息的底栖生物是珊瑚礁生态系统的重要组成部分, 在维护、调节生态系统的健康中扮演着重要角色, 许多学者都将礁区生物多样性调查作为监控珊瑚礁生态系统变化的主要手段。

  大洲岛海域大型底栖动物资源丰富,较常见的种类主要有多孔螅、海胆、海参、海葵、海星、砗磲等,优势种明显,从2020年的调查中还可以发现海域内大型底栖生物种类数、物种多样性和丰富度都呈现小幅度增长。

  多孔螅是热带海洋中重要的造礁生物,有些呈树状,有的呈块状而无定形,在大洲岛海域分布较多,局部区域的多孔螅覆盖度可以达到20%左右。群体海葵形态恣意浪漫,犹如海底绽放的菊花,在这一海域的分布也相对较多,覆盖率达到3.33%。

  除此之外,珊瑚礁还是众多珊瑚礁鱼类索饵和育肥场所,这一海域的鱼类物种多样性也十分明显。

U58P16DT20201019092923.jpg

大洲岛海域的海草。

  两色光鳃雀鲷浑身泛着的蓝光像是透明的玻璃器皿,除了颜色艳丽、身体娇小的特点之外,胸鳍来回摇摆的功能让雀鲷在珊瑚丛中钻来钻去,灵活自如;黄尾光鳃鱼俗名为厚刻仔,淡黄的腹部在海水的映射中略显透明,受惊时会躲回珊瑚丛中;六线豆娘鱼体呈灰白,体侧有5条暗色横带……这些色彩鲜明的热带观赏鱼类都是大洲岛海域的“原住民”。

  此外,琼东上升流为大洲岛海域带来充足的营养源,海区富含大量的有机营养物质,因而海洋生物种类非常丰富。这里的浮游植物不仅种类繁多,优势种突出,并且种间比例均匀,群落结构稳定。附近的大洲渔场产有带鱼、乌贼、墨鱼、马鲛鱼、金枪鱼、巴浪鱼等多种海产品,水产资源丰富。

  大洲岛的海洋生态系统十分脆弱,由于面积小,海域生物多样性虽然丰富但数量较少,一旦被破坏将难以恢复。影响物种多样性的因素是多方面的, 包括海域的地形、地貌、水文环境以及人为因素等。

  近年来,管理部门加大对非法登岛旅游活动的打击力度,使得大洲岛附近海域人文活动减少,海域海水水质总体良好,海洋生物生长环境得到进一步的改善。

  这片蔚蓝之下,凝聚着令人无法言说、无尽期待的生命力。海洋生态保护是一个永恒的主题,只有顺应自然调节功能正常的大趋势,才能守护生命的起源之地。


热门推荐
返回顶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