首页 > 新闻 > 特约专稿 > 正文

品《海湄图》:女画家笔下大海的柔软与温情

来源:中国海洋网
字体:
发布时间:2017-09-14 14:41:14

  女人与海

  作者:杨道立

  看过很多海洋题材画,油画居多;品过一些国画长卷,很少看到有人画30米长的大海。走近中国画《海湄图》,亲切感扑面而来,让人忍不住想给绵延于画幅中的一个个情节起名:

  “祭海,拉呱,织网,赶海,挖蛤,晒鱼,家宴,鸥飞,远归……”富于激情,情感饱满的场景铺陈,生命力旺盛的人物形象和代入感颇强的季节变化,娓娓道出北方海岸粗犷、喜兴,令人向往的渔家生活。

  哇——120多个人物,怪不得整整画了三年。

  听某位画家朋友说,人物形象的具体性,很大程度上约束了中国画笔墨的发挥,按一种单一的西方绘画的造型方式制作,即使形似,若神没了,心也就没了。可长长的《海湄图》,以神造型,以心写形,经画家有声有色地描摹,人们在老船长、小娃娃、说故事的奶奶和一组组健美女子的神情里,看得见渔家爱海的炽热、渔村风俗的鲜活,以及渔民们,沉浸于日常忙碌中的悠然和愉悦。

  生活在海岸边上的“人”,是这幅画的“画眼”。

  令人惊异的是,大作出自擅长山水、石头,以精湛的京剧仕女图抱得大名的女教授邹建君之手,且一改以往逸笔草草、笔减神全格致,用严谨的平视线,像拍摄纪录片似的,画得老实,画得虔诚。

  一向自诩有男人气概的邹教授,创作《海湄图》,却很女人。

  最典型,不是120个人物女性占了绝大多数,而是开篇的“祭海”,透出作者对海洋和船老大一等一的敬畏。山东半岛、渤海湾一带,正月十三祭海,与农历二十三南海祭妈祖在风俗上多有不同。北方没有大蘸、清蘸、分神、出游流程,讲究的是放海灯、跳四大海、呈送猪头供品等。尽管在浏览长卷时,重温已远去的渔家生态,会引起人们的啧啧惋惜,但被画家首选的“大船”海灯,却环绕老船长,英姿勃勃,待势而发。若在男画家那儿,这个镜头许作高潮压轴。邹建君却将其置顶。不禁让人联想:女画家对雄性对大海的深刻膜拜。

信件1728.png

祭海

  长卷中笔墨最延宕处,是“赶海”情节。城市人记忆,抠敲那些趴在礁石上的海蛎子端是平生惬意。四五十岁以上的大连人,小时候都被老师领到海边赶过海,每每说起便雀跃忘形。在渔村,赶海时候,则是大闺女小媳妇的日常party,何时涨潮,哪会儿退潮,逮螃蟹挖蛏子捡蛤蜊,连工具都能显出居家巧妇、混世爷们的非同一般!画家说,幸亏在鲁美读书,大二那年到红星海渔村深入生活,飘飞的头巾,翻卷的衣领,洒在海滩上的嘻嘻哈哈,让她一辈子都想,想起来就美得不行。至于推着自行车顾盼生辉,目击处会叠印出大片《海路十八弯》的悠远。这场“戏”,更能显示出大海对人类勤劳的回馈!若推敲画中各式各样喜盈盈女子,可从着装分出女知识、军人家属、文艺青年、泼辣娘们,和被限制了臭美心的海边少女。邹建君说,虽然三九天在画室里冻得手指头红肿,可感动着画中人的感动,不知不觉,竟会泪水长流。

信件1904.png

挖蛤

  热爱和谋生并轨,邹建君说自己很幸运。与《海湄图》相关的幸运是得到宋雨桂先生的点拨。尽管自己已经是在辽宁师范大学受聘十几年的教授,但对大师告诫依然诚惶诚恐。这,方有了长笛solo般的留白;有了望鸥飞,迎细浪,思浩荡的意境追加;有了用交响乐标准对《海湄图》长卷的最后修订。外行人未必习惯一个成熟画家谈起顿悟时那种小女孩心理,其实,一直挖掘美,永远不停笔,不仅是邹建君的自我暗示,亦是她禀赋里宝贵的,几乎可称为DNA的东西。

信件2023.png

赶海

  北方海岸对女人依然有些怪怪的限制。生于海边止步于海岸的邹教授,一辈子不曾出过海。可这更成全了她的母爱天性。包括《海湄图》的“湄” 字,虽指“水与草交接的地方”,但男画家会拿来做标题么?

信件2198.png

归航

  大海与男人,已经被海明威写得高山仰止。在女人眼里,在邹建君笔下,自是多了些柔软和温情。她的奶奶曾叮嘱她“少说话,紧睁眼睛”。这是成全画家的原生教诲。

  极是。 愿建君心随笔运,取向不惑。像大海一样永不衰老。

  (作者:杨道立,国家一级导演、作家、职业经理人。)

【纠错】   [责任编辑:陈珊 ] [审核:陈珊]